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其他类型 > 红颜劫 > 正文 分节阅读_147

宜兴金凤凰娱乐会所:正文 分节阅读_147

金凤凰娱乐 www.w389e.com 作品:红颜劫 作者:半调子CJ 字数:149404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突然,她抬起脸,直直的望向他,她皱着眉,疑惑的眨眨眼,漆黑的双眸在灯火的照耀下,忽明忽暗,在那一霎那,他惊喜的以为,她看到了自己。

    然而,这只是他的以为。她的眼睛里没有他的影子。

    第一次,他的鼻尖碰着她的鼻尖,他闭上眼睛,仿佛能感受得到她微暖的呼吸,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侧着脸慢慢的靠近她的唇。

    距离一点点的拉近,在他快要与她重合的时候,屏风外一阵急响,一个女官快步走了进来。

    “陛下,楚国急报!”女官单膝跪地,把一个小圆筒递了上来。

    她略显焦急的接了过来,圆筒握在手心顿了顿,几番踌躇都尚未打开,直到女官再唤,她才慢慢抽出信伐,缓缓的展开。

    他凑了过来,低头望着信中所写:“楚帝,崩!”

    信纸轻轻的颤了颤,她缓缓的放下,起立离座,徐步走到窗户旁,半晌,才仰头长叹:“楚,亡!”

    他站在她身后,不知道怎的,此刻却不敢飘到她的面前,看清楚她的模样。

    一阵风吹过,桌上的信伐,迎风飘了过来,穿过他的身体,慢慢的落在她的脚下!

    他在她身后静静的站着,直到屋里走进另一个男人……

    他转身飘走,越过宫墙,回到黑白无常的面前,道,“走吧!”

    黑无常又翻了翻本子,手中的锁魂链依然没有扣在楚文恒的脖子上,半晌,他又道,“楚文恒持国有道,避免了生灵涂汰,救百万黎民的性命免于战火,是有大功德之人,楚文恒,你可还有别的愿望?”

    他低头望了望依然灯火通明的御书房,半晌才自言自语般的道:“我想,得到她的爱,完完整整的,没有任何杂质的爱……”

    白无常飘到黑无常旁边,指着本子极快的在他耳边细声的说了句什么,然后黑无常猛的一抬头,在手心变出一把镰刀,用力一挥,利索的夜空中划出一道口子,然后袖子一动,把楚文恒的魂魄扇入了那道缝隙。

    ********我是时空跳跃的cj情景分割线********

    “晓蕾!”

    一个庞然大物向她冲了过来,他惊叫了一声,步伐已经飞快的迈了出去,在推开她的同时,后背一重,自己整个人就这样被撞到半空……

    身体,很痛……四肢五腑都像是被抽筋剥骨,拆了重组一般。

    头脑乱哄哄的,各种意识和片段纷纷扰扰的在脑海里乱窜,唐恒,楚文恒,刘琛,晓蕾……

    “晓蕾……”他动了动唇,沙哑的吐出最挂心的名字。

    “刘???刘琛,你醒了?是我,我在这里!”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睑的是她红肿的双眼和哭哑了的声音。

    “医生,医生,他醒了!”随即她突然站了起来,朝外面大叫了几声后,按了按床头的红色按钮,便放开紧握着他的手,要往门外奔去。

    “别走!”在她松手的那一霎那,他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立即把反手把她抓住,惨白的脸,目光烁烁的望着她,恳求道,“你别走!”

    她停了下来,转身回到他的身旁,双手握着他的手掌,带着哭腔,低声的应道:“我不走,我哪里都不去!”

    一些穿着白袍的男女开始在这间房子里穿梭,各种冰冷的器具在他身体里乱探,他僵着身体,双眸望着一直守在旁侧含泪望着自己笑的裴晓蕾,忽然,他觉得身体的疼痛,也不是那么严重。

    “晓蕾,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等所有人走了,他拉着她的手说。

    “怎么样的梦?”她坐在床边,由着他拉着自己,柔声的问道。

    “我梦到,你嫁给了别人,不要我了,不管我怎么求你,你都不要我!”他望着她的眼睛有些焦虑的说,眸底还带着惊吓后的余悸。

    裴晓蕾先是一愣,接着噗哧了一声笑了出来,彷佛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

    她叩了一下他的脑袋,有些哭笑不得的道,“你啊,真的不能再宅在屋里当居里先生胡思乱想了。嗯!好,我决定了,出院以后你得陪去我云南旅行!”说着在兜里摸出两张旅行券,得意洋洋的眨着眼睛炫耀说,“我前两天在商场抽奖抽到的,刘教授说,等你出院了,他每人资助我们一千元,当做是给我们考上q大的奖励!”

    “好啊,不管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 刘琛沙哑的声音,如今温柔得吓人。

    裴晓蕾笑了笑轻轻回握住他的手掌,这场车祸让她想清楚了很多东西,这个陪了她十几年的男孩,她应该更加珍惜的。

    “晓蕾!”

    “嗯?”她头不抬的应道,心情极好的收好了旅行券,又开始忙着给他削苹果。

    “我们结婚吧!”

    她手一挫,刀子差点削到自己的手指,她惊愕的望着他,在确定自己没有幻听后,立即放下苹果,伸手探了探他的额,急问,“刘琛,你,你没事吧?”

    “嫁给我!” 他自额上拉下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上,像是铁了心般的,越攥越紧。

    “可是,我们,我们才十八岁,还没,还没到国家的法定结婚年龄!”她侧着脸,开始有些慌乱逃避他的目光,精致的脸蛋上透漾着的那抹红晕越泛越大。

    “嫁给我!”他另一只还挂着点滴的手也抚在了她的手背上。

    “你别乱动!”他手一抬,血液就倒流,裴晓蕾看了心里的发慌,忙把他的手按回原地。

    却不想,刘琛却楞是压着她的手背不肯移半步,针管里的血越升越高,吓了裴晓蕾脸都白了,立即器械投降,连声应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成么,你快把手放回去,哎呀呀……血都倒流回瓶子里了!”

    “你答应了!”刘琛手一动,立即把面前的女人一拥入怀,而另一只挂着点滴的手则乖乖的放回身侧。

    裴晓蕾满脸通红的被圈揽在刘琛怀里,心里小鹿乱跳,却偏又忧心他的伤势不敢多做挣扎,窘得耳根都红了。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相拥着,谁也不肯先放开,不管怎么说,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真的是吓到他们了。

    “那个梦,只是梦,我,我除了你,谁也不要!”良久,裴晓蕾在他怀里轻声的说。

    刘琛抚着她的背,脸摩在她修长的发上,目光不期然的对上墙壁上的镜子,镜子里一双漆黑的乌眸直直的回望着自己,他抿唇一笑,埋头在她的脖子上,低声的道:“是啊,那只是梦!”

    “咳咳咳……”此时,病房里突然不合时宜的传来了几声不自然的咳嗽,接着,一把慈祥的声音带着调侃的笑意传来:“在医院里亲热不是不可以,只是得先把伤养好!”

    两人一怔,随即弹开,两个被抓了正着的小情侣,一个红着脸垂着脑袋不敢抬头,一个嬉皮笑脸的望着母亲,笑道:“妈,晓蕾答应嫁给我了!”

    这句中气十足的话刚出口,刘琛只觉得头一重,一本厚厚的书毫不留情的砸在他的脑壳上,陈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很好,干得不错,不过,我说儿子啊,这苦肉计也不是这样使的,要不是你命大,有祖宗保佑,赶明儿你就得等下辈子再来娶我们晓蕾?!?br />
    陈老师是个新潮的女权主义者,那怕是面对自己儿子也是立场坚定,她拍了拍裴晓蕾的肩膀,笑着道:“晓蕾告诉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我们这些现代女性婚嫁的要求?!?br />
    裴晓蕾噗哧一笑,掰着手指开始背书似的念叨:“有车有楼,入得厨房,出得厅堂,编得程序,换得尿布……”

    随着刘琛的哀叫声响起,冰冷苍白的的病房里,顿时变得热闹温暖起来。

    属于他和她的故事,在另一个时空,缓缓的开启。
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南22选5第202期开奖 年广西特码资料 北京11选5开奖统计 幸运飞艇投注技巧图 今晚三d开奖日期是多少号 江西快三计划 神鹰心水论坛高手论坛 pk10开奖直播 福建十一选五投注 六开彩开奖结果 法甲积分榜射手榜18 万达二分彩规律 河北快三全天共多少期 香港公司特码神话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