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都市言情 > 欲之寡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1

金凤凰娱乐城价格:正文 分节阅读_1

金凤凰娱乐 www.w389e.com 作品:欲之寡欢 作者:冰雪漪梦 字数:11221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欲之寡欢》作者:冰雪漪梦

    1、酒後乱性

    百里静修长的手指轻轻翻开手中的喜帖,闪耀著金色光泽的红底上,缀满线条简洁却又不失美丽的绽放的,含苞待放的金色花朵,还有条条舒展著的枝叶,喜帖是几无重量的,百里静拿在手里却觉得格外沈重。

    在喜帖的花纹之下,写著,新郎,洛韶言。新娘,楚紫含。

    百里静站在天桥上,扬手伸到扶拦之外,松开手上的喜帖,任其随风飘落。百里静伸手松了松领带,茫然地在夜色中走下天桥,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里穿梭。洛韶言的影子渐渐浮现,只有他能给他温暖。百里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接通电话,声音仿佛有些颤抖和期待:“喂,韶言,是我?!?br />
    听到洛韶言熟悉而亲切的声音,百里静所有的难过都涌上心头,努力克制好自己的情绪,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愉快些:“韶言,我有些想你,你在做什麽?”

    “在谈楚氏集团的事?!?br />
    “韶言?!卑倮锞补⊙室幌?,隔了数秒,咽下吐之欲出的抽泣,“韶言,我只知道楚氏集团,资金很雄厚?!?br />
    “静,等下再说好吗?我现在很忙?!?br />
    “韶言…”百里静再次埂咽,“在这个世界上,我只会臣服於强势的一方?!?br />
    “静,别说了好吗?我很忙?!?br />
    “韶言…喂…喂…”电话里已是盲音,可百里静还是不甘心,使劲喂了好几声,终於对著电话抽泣。

    不知不觉中,百里静走到马路中央,嘈杂的汽车喇叭声震耳欲聋。

    “喂,别挡路,妈的,找死???”

    司机粗声粗气的声音传来,百里静从悲伤的情绪里回过神,快步离开马路中央。

    “嘿,哥们玩玩不?”路过一间酒吧,正站在门口抽烟的少年冲百里静吹了一记口哨,百里静朝他望了望,皱眉推开那只不怀好意的手。

    “就算要玩,也不是跟你玩?!彼抵?,百里静眼神迷茫地走进笙歌燕舞的酒吧,微微眯起眼看各色的人,走向吧台,要了瓶酒,直接拿起整瓶,想都不想灌进自己的喉间,来不及咽下的冰凉酒液沿著嘴角溢出。

    “韶言?!卑倮锞步掳透樵诒沟淖烂嫔?,声音越来越无力,“韶言,为什麽你不在我身边?”百里静抬起头,拿起酒瓶,又是一阵猛喝,“咳…咳…”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的脸渐渐染上层红晕,“韶言?!卑倮锞惨丫蘖υ偎凳谗?,拿出手机,再次按下洛韶言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後再拨?!?br />
    百里静耳朵里轰隆作响,瘫软般的呢喃著,“韶言,我需要你在我身边?!彼抵?,‘啪’的一声,百里静手中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呕…”百里静胃部不阵不适,想要呕吐的感觉涌上他的喉间。百里静连忙起身,神情更加恍惚,有些失望从座位离开跑去卫生间。头晕目眩的百里静跌跌撞撞,“啊…对不起,对不起?!卑倮锞惨裁豢吹降鬃驳搅怂?,连说了两声对不起後,又继续往卫生间跑,胃部的感觉越来越不适。

    一进卫生间,百里静就开始猛吐,“呕…呕…”百里静有些後悔自己不该喝那麽多酒,他吐的天昏地暗,终於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空,打开水龙头,听著‘哗哗’的水声,不断伸手将水拍向自己的脸颊,打sh了脸,也打sh了额前的碎发,百里静对著镜子,看了自己狼狈的模样半晌,眼角有些sh润,“百里静?你的温文尔雅哪去了?”真是讨厌,百里静将头俯到水龙头之下,任冰凉的水冲击著他的黑发,凉水冲刷过头皮,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待百里静觉得清醒够了,关了水龙头,头发也不擦,直接步出卫生。

    喧闹吵杂中,百里静屁股坐进昏暗的角落中,有气无力的靠上沙发,“咳…咳…”一股烟味飘进百里静的鼻间,百里静从小就对烟味敏感,一不留神吸进肺里,狠狠咳嗽几声,适才发现,原来身边还有个人,转头眯眼看过去。

    百里静心情烦躁地猛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要抽烟到其他地方去抽,这里禁烟!”

    楚若风继续吐出个烟圈,不以为意看著对方略显暴躁的举动,直到自己的肩膀被拍上,哧鼻一笑,“这里这麽暗,什麽时候旁边来了个人我都不知道?!背舴缋裂笱蟮靥а鄱陨习倮锞?,悠哉地开口,“禁烟?小朋友在说笑吧?你知道这是什麽地方吗?就是给人抽烟喝酒寻欢做乐的地方?!彼抵?,楚若风嗤笑,“难道,你是未成年?”角落太过昏暗,楚若风无法看清对方的容貌,从桌上拿起打火机,‘嗖’的一声,微黄的光照亮昏暗的角落,抬手用指尖方才顺势摁灭的烟,并勾起对方的下巴眯眼审视起眼前的人。

    一身素净的白色衬衫,剪裁恰到好处,衬出百里静修长的体态,他容貌清俊,给人种干净清爽的感觉。

    楚若风有趣地笑著,“不像是未成年吗?”

    百里静伸手,拍开对方捏住自己下巴的手,瞪著眼前没礼貌的人。

    ‘啪’一声,楚若风收起打火机,将它扔到桌上,薄光熄灭,四周又恢复了昏暗。楚若风端起一杯马丁尼慢慢喝。

    见那人对自己不再有什麽举动,百里静也没心思多去理会对方,疲累的在沙发上靠坐了会,蓦然想起自己的手机忘在了吧台,揉揉额角,百里静起身走回吧台。

    一只银白色的滑盖手机正安静的躺在吧台座位底下,百里静弯下身,拣起手机,手机的屏幕早已在掉落时自动关机。百里静按下开机键,又一次拨通洛韶言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後再拨?!?br />
    听著手机内传出的女声,百里静的心沈入低谷,挥手招来调酒师要了瓶酒,又开始猛喝。

    楚若风坐在角落慵懒的扫视著周围的各色人物,每当如此深夜,前来寻欢的人络绎不绝,可尽是不入眼的杂碎。楚若风冷漠的暗芒闪过丝无趣, 一手支著下额,一手把玩著手中晶莹的玻璃酒杯,还是再等会,看看有什麽好点的货色。

    楚若风的眸光不断在各色人群内穿梭,偶尔看似漫不经心抿上一小口杯中的酒液,目光定格在吧台上喝得毫无酒品的男人身上,灯光打在男人的脸上,更显出他皮肤的白皙,楚若风认出是适才坐在自己身侧的男人,清秀的五官,让人忍不住想要蹂躏。虽然脑海里这麽想著,但楚若风身体却没动,只是坐在角落里观察著他。

    百里静越喝越凶,吧台上已出现三个空空的酒瓶,有些不甘寂寞的人不时上前与百里静搭话,拒绝一个又一个恼人的搭讪者,百里静心里暗骂:滚开,老子今天是来喝酒的,不是来鬼混!

    楚若风勾起嘴角无声的笑起来,起身走向调酒师使了个眼色,调酒师将本欲递给百里静的酒转而朝楚若风递去。

    百里静喝下手中酒瓶内最後口酒,很不高兴调酒师的行为?!拔?,我先来的?!?br />
    楚若风拿起百里静点的酒,缓缓倒进酒杯,递至百里静唇边,“这杯我请?!彼抵?,楚若风亲昵的圈著百里静的腰身坐在他的身侧,两人姿势暧昧的可以让周围的人误认为他们在亲热。

    百里静抬眼看了对方一眼,不客气的接过酒,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完,借著酒劲他的语气很冲,“我喝了,你可以滚了?!被奥?,百里静没再看他一眼,朝调酒师喊去,“再给我来两瓶?!?br />
    “抱歉?!背舴缈粗倮锞部⌒愕牟嗔?,一抹兴趣的弧度自嘴角勾起,手指暧昧的在百里静的腰间磨蹭?!拔也⒉坏サブ幌肭肽愫染??!彼低?,等待著百里静的反应。

    低缓的嗓音传来,百里静拿起调酒师送来的酒,喝了口,抬头看了眼身旁的男人,眯起带著醉意的眼眸,心下有些恼怒,“别打扰我喝酒?!?br />
    “呵呵?!背舴缧π?,对方说话还挺冲,桀骜不驯的口气撩拨得他心痒,还真是挺久没跟人玩玩了。橘色的灯光照得百里静的脸特秀气,还皱著眉,一副借酒消愁的模样??瓷先ケ茸约盒〔涣思杆??!靶那椴缓寐??要不要顺道与我一起?一个人可是很无趣的?!?br />
    百里静继续拿起酒几口灌下,伸舌舔唇边酒渍,斜著眼打量楚若风,相貌英俊,一身笔挺的西装衬得他出色夺目,百里静伸出一只手拽起楚若风的领带将他扯向自己,眯眸看了一会,打了个酒嗝,“还是我的韶言好看?!?br />
    百里静才松开手里的领带,胃部一阵酒劲翻涌,“唔…”百里静一手捂著嘴,就要冲去洗手间,却被一只坚实臂膀扶住,百里静难受中看向手臂的主人,百里静已经醉了,眼前一片模模糊糊,有点像韶言?却又不及韶言看起来温柔,百里静迷糊中抓住他手,“韶言,别离开我,我很难受?!?br />
    楚若风把他整个人带进自己的怀里,轻声蛊惑著百里静,“好,我不离开你?!?br />
    “韶言?!卑倮锞惨丫涞眯槿?,只能靠对方掺扶,迷离中,他听到一阵发动机的声音,想开口问些什麽,却已经无力再说什麽,只能瘫软的靠在车内,呢喃著,“韶言…”

    2、情欲的一夜?(h)

    百里静半醉半醒,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好像有车子的声音?百里静努力睁开眼睛,“韶言,是你吗?”百里静神智模糊的看了看四周,这件房间好像,好象不是韶言的,百里静头晕晕的,不再多想,看到床便倒下去,双眼迷离的望著天花板。

    楚若风拽开自己的领带,从酒柜内拿出瓶酒,依稀听到百里静的口中不断唤著韶言著额名字,楚若风笑笑,原来是个情痴种,随即倒了杯酒,边轻抿著杯中的酒边走近床畔,看样子,今夜不会无聊了。见百里静一脸醉态,迷茫的盯著天花板,楚若风朝他身旁一坐,诮笑一声,“明明喝不来,还要喝那麽多?!?br />
    听到声音,百里静动了动眼眸,看向楚若风,有些口齿不清,“谁,谁说,我喝不来?”说著,百里静勉强撑起身,伸手要去抢楚若风手中的酒杯。

    楚若风一个手快令百里静抢了个空,“想喝?”

    “韶言?”迷糊中百里静眼前浮现出洛韶言的脸,软声软气地说,“韶言,你,你把酒…给我?!?br />
    “我这就给你了?!背舴绻雌鸫浇?,将手中的酒喝一口,突然吻上百里静,把酒渡进他唇里,楚若风的舌尖顺著酒液蹿进对方口中,百里静乖乖张开嘴,吞咽著对方度进的酒液,那些来不及咽下的酒,从他的嘴边溢出。百里静的舌尖被楚若风纠缠住,任由他在自己的口腔内放肆允吸。

    楚若风放开百里静的唇,手指点对方sh润的唇上,露出蛊惑人心的笑,“还想要更好的吗?”说完,不等百里静的回答,扔掉手中的酒杯,搂著他的腰,并稍加收紧,倾身将百里静压倒在床上,修长的手指轻抚著他脸部的轮廓。

    百里静觉得身体热热的,胃里一阵阵翻涌,他真的喝太多了,百里静朦胧中想著,又看著‘洛韶言’朝自己俯身下来。

    “韶言?!卑倮锞擦成烊?,发出轻微呻yi,微抬起身体迎合著对方,“韶言,我今天,好难受?!被奥?,百里静伸手环住对方脖子,并往下拉,凑上吻住,百里静伸出舌深深探进对方口中缠吻著,过了会,百里静有些迷惑的眨眨眼,“韶言,你今天的味道不对…”说著,百里静像是为了证实什麽再次吻上对方,不断吸取著对方炽热的气息,吻了好一会,百里静自言自语地说,“韶言,有你在身边真好,不过…不过你今天的味道有点怪怪的,你换香烟牌子了吗?”

    楚若风听著百里静的自言自语,有趣地笑笑,温声说,“前面刚换的,喜欢这个味道吗?”楚若风觉得有趣极了,原来他把他当成他情人了。

    “恩,喜欢?!卑倮锞舶胝鲋?,眼里带著丝情欲,“只要是你身上的,我都喜欢,韶言…”百里静在楚若风身下不安分的动了动,红著脸说,“韶言,你最近都没怎麽碰过我…”

    楚若风微挑眉峰,既然对方都邀请他了,那他就不客气了。楚若风低下头,与百里静温唇相贴,sh舌缠绵。

    “唔…”百里静轻吟一声,随即不甘心的伸出舌头勾住对方,与楚若风展开这场吮蜜的争夺战,百里静有些急切的伸出手解开楚若风的皮带。

    楚若风任由百里静心急的动作,打趣地说,“等下我就替那个韶言来喂饱你?!背舴缃倬渤纳赖南掳诖涌阕永锢?,沿著下摆朝里探入游走在
体育新浪彩票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胆拖投注和中奖速查表 内蒙古十一选五手机套 彩票30选512月1号开奖 快3公交车路线 河南11选5彩票控 京东彩票下载手机版 六肖公式规律 排列三走势 网易彩票淘宝彩票 河北快三历史遗漏数据查询 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 浙江快乐彩选走势图 好运彩3d图库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