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都市言情 > 欲之寡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5

新乡金凤凰娱乐会所:正文 分节阅读_5

金凤凰娱乐 www.w389e.com 作品:欲之寡欢 作者:冰雪漪梦 字数:11221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寥寥几句麻烦洛韶言的秘书去喊外卖,挂了电话後,发现洛韶言又在看自己。奇怪,他干吗老盯著自己看?“韶言,你在想什麽?”

    洛韶言打开份文件,随意一笑,“在想你?!?br />
    “是吗?”以百里静对洛韶言的了解,他敢担保韶言百份百没说真话。百里静一把合上洛韶言手中的文件,朝前凑近,“我在就在你面前,有什麽好想的?我要听实话!”

    看著突然凑近的百里静,洛韶言忽觉百里静比与自己初识时显得漂亮了。暧昧打趣说,“想你在我身下动情的样子?!?br />
    洛韶言脸红了下,知道他是故意说的这麽暧昧,闻著他身上百闻不厌的男人气息,撇了撇嘴,差点就被他蛊惑了,“别岔开话题?!?br />
    洛韶言收起笑意,沈默一会。百里静看著洛韶言心里有一丝莫名发慌,直觉他要说的并不是什麽好事。

    他到底到底在想些什麽?“韶言?你想和我说什麽?”

    洛韶言沈默了好一会,“静,下月初前,我们尽量避免少见面?!?br />
    百里静有些茫然,还有些愣忡,这是三年来,洛韶言第一次提出仿佛要划清界线的要求。百里静的表情像极了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猫。

    洛韶言富有磁性的嗓音带著一如以往的宠爱语气,“怎麽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百里静迷茫的看著洛韶言,有些不明白了,身体忽然被抱住了,下颚被洛韶言勾起,带著疼惜落下一吻,眼眸中是浓浓的笑意,“跟了我这麽久,怎麽你就没一进变聪明?”

    “恩?”百里静一眨不眨的看著洛韶言,一听到洛韶言说不要见面了,他的大脑就已经当机了,哪里想的到其他的事。

    “不许胡思乱想!”

    洛韶言低下头,在心底吐了吐舌头,自己的心思果然还是逃不过韶言的眼睛,不过韶言到底在想什麽呢?百里静靠在他怀里,用脸颊在洛韶言的颈窝处讨好的蹭了蹭。

    百里静讨好的举动,令洛韶言眸眼含笑,“是不是我太宠著你了?把你的脑子都宠坏了?”

    洛韶言轻声提醒百里静,“难道你忘了?是你要我娶楚紫函的?!?br />
    百里静看著洛韶言,不由想起三个月前。

    ‘韶言,你看,楚氏集团又上新闻头条了,咦,这个楚紫函长的真不错,嘻嘻,不如你去娶了她吧,既可以抱得美人归又可以得到楚氏的半壁江山,多划算的一笔买卖?!?br />
    ‘好,你让我娶我就娶,到时候你可别哭?!?br />
    让他去娶楚紫函只不过是他当初的一句无心之言,却没想到洛韶言真这麽做了,百里静发现自己越来越搞不懂洛韶言了,他与洛韶言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了。

    百里静心头涩涩的,“韶言,没什麽事,我先出去了?!?br />
    洛韶言问的关切,“怎麽了?饭还没吃?!?br />
    百里静声音闷闷的,“我在自己办公室吃也一样?!?br />
    洛韶言看出百里静不高兴,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不能老宠著他,“那好,正好我还有事要忙?!?br />
    百里静刚走出办公室後不久,手机响了起来,一条未读信息。

    ‘晚上我约了紫函吃饭,下班了,你一个人先走?!?br />
    皱了皱眉,百里静将手机重新塞入口袋,坐回办公室,心情似乎更沈重了。一到下班时间,草草收拾了一下,百里静便离开了公司。

    7、你调查我?

    隔天,下著蒙蒙细雨,没带伞的关系,百里静的身上带了些水气,还未进公司,老远就瞧见楚紫函从一辆高档轿车内走下,身边跟著好几个人,看著楚紫函,百里静後悔了,为什麽当初自己要那麽多嘴,和洛韶言开那个玩笑。

    直到楚紫函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百里静的眼前,他才迈开步子,走进公司。百里静来到办公室,和昨天一样,一群女人围起百里静开始八卦著楚紫函,不管她们怎麽说,他都不想管了,才想著,一杯刚冲好的咖啡陡然被放在他的面前。

    “谢谢?!彼眯枰槐瓤Х扰硖?。

    “这杯咖啡不是给你的?!泵厥槌灏倮锞残π?,“喏,特地事先帮你准备冲好的,你直接拿进去给洛总就可以了?!?br />
    “是吗?”说著,百里静拿起那杯咖啡喝了口,“谁泡的,味道挺不错的?!?br />
    “都说了这咖啡不是给你喝的,你怎麽就喝了?”秘书一张脸气鼓鼓的。

    “今天我不会去总裁办公室?!卑倮锞捕悦厥楸敢恍?,“恩,就这样吧,你也去忙吧?!?br />
    百里静拿著咖啡,看了眼洛韶言办公室的门,不知道他现在和楚紫函在里面谈什麽?算了,不想了,今天还有好多事要忙。放下咖啡,百里静打开电脑调出些文件资料,整理洛韶言开会所需要的用到的资料,并不时做著记录。

    百里静忽然抬起头,隐隐觉得有人在看他,环视一周,所有人都在忙各自的事,心中觉得有些奇怪的低下头,继续做著记录,然而才低下头,那种被人看著的感觉又来了,到底是谁?百里静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细细的扫过周围每一个人,都是平时朝夕相处的同事,并没什麽异常。

    也许是他多心了,可是只要当百里静一低头忙起手中的事情,令人无法忽视的感觉便立刻涌上,他可以肯定,有人在看他,这并不是他的多心或者错觉。被人在暗处窥视的感觉并不好受。

    百里静放下手头的事情,浮躁的走出办公室,准备去马路对面的超市买包烟,他一般不抽烟,除了心情不好的时候。

    按下电梯,当电梯门被缓缓打开,手腕上一疼,蓦然被人扯进电梯内,紧接著一块白色的手帕捂住了百里静的口鼻,百里静的手脚顿时乱蹬了好几下,却根本毫无用处,“唔…”百里静想要大声呼救,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任由自己的意识逐渐丧失,最後昏了过去,落在一个怀抱之中。

    迷朦,茫然,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百里静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只觉得自己好热,他好象看到韶言了,洛韶言就躺在他的身边,他们彼此赤裸著,彼此畏烫著,令他心中酥麻了。嘴被轻轻的吻住,好象越吻越热了,韶言,今天又换了香烟的牌子吗?味道有点不对呢。

    身下的丝质床单滑滑的,软软的,他们的身体全部裸露在空气中,却不觉得冷,对方炽热的胸膛贴著他火热的身体,他们舌尖缠绕,属於对方的味道渐渐传来,这样的感觉,似梦非梦,他就像一个初尝禁果的小男孩一样,不断追逐著对方的舌头,还想索取更多。

    “唔…”吃痛的呓语一声,唇上突的一疼,韶言什麽时候学会咬人了?脖子上的感觉粘粘shsh,似乎有什麽东西滑过,那种感觉很像是舌头,百里静抓著身下单薄的床单,对方每一次都吮吻的很用力,这样的感觉从脖子,一直蔓延到他的腰线处,他不断扭动著身体,敏感的腰部被牙齿轻咬著,他也不知对方究竟咬了多久,只觉得时间过的好漫长。

    受不住了,习惯性的张开双腿,缠上洛韶言的腰,不经意的触到了对方硬起的分身,这样无意一碰,硬起的分身似乎又胀大了一些,“韶言…”他呓语著,喊著洛韶言的名字。

    火热的欲望摩擦著他臀缝间的私秘处,将它摩擦的热火无比。百里静被对方撩拨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给我…”

    然後一下子,被对方贯穿,“啊…”百里静大叫了一声,随之,意识也清醒了不少,睁开眼,看著四处陌生的景象,整个人蓦然坐起来,他前面在电梯里居然看到了那个人?

    一阵冰冷的轻笑,传入百里静的耳膜,“这麽快就醒了?”这声音并不陌生,百里静猛然抬头望去。

    楚若风坐在床前的沙发上,身上随意披了件睡袍,睡袍松垮的露出些许胸膛,上面挂著几道显眼的红痕,像是指甲的抓痕。

    百里静再次打量著周围,他不记得自己是怎麽来的了。唇上的疼痛感,还弥留著,百里静忽然觉得有些冷意,才发觉自己未著一丝衣物,破碎的记忆,他以为只是在做梦的记忆,瞬间涌入他的脑海。

    楚若风站起身,走到百里静跟前,居高临下的看著他,唇边带著抹意义不明的笑,“你以为咬了我以後跑的不知所踪,我就找不到你了?”

    这是赤裸裸的绑架!百里静开始後悔,为什麽那天要去酒吧,为什麽那天要喝那麽多,若是他乖乖的早点回家,就不会招惹上这个人。这一切也不会发生??墒窍衷诟迷貅岚??上次的事情差点被韶言看出来,幸好被他给含糊过去了。

    楚若风笑的慵懒,正看著他,那笑容看在百里静眼里不舒服极了?!拔椅蠢唇惴虻那槿?,刚才睡的好吗?”

    百里静诧异的看著他,诧异他的身份,诧异他知道自己和洛韶言的关系,过了会,百里静平静道,“既然你知道那就最好不过了,你公然把我从洛氏集团带到这里来,你以为洛韶言不会找我吗?”

    楚若风毫不在乎的笑了,“你卖给谁不是卖?只不过楚若风给你的是机会,而我会给你钱,等价交换,不好吗?”

    “你调查我?”楚若风的话像魔音一样缠绕在他的耳畔,百里静浑身在颤抖,像是失了控般声嘶力竭的大喊,“滚!你给我滚!”

    8、恶魔的威胁

    “你叫我滚?”仿佛听到了什麽好笑的事,楚若风噗笑一声,坐到百里静身边,伸手捏住他的下颚,“你有什麽资格让我滚?以为跟了洛韶言,也把自己当成名流了?”

    百里静不甘示弱的扬起头看著他,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吐出,“放开我!”谁料,楚若风反而捏的更紧了,捏的百里静下颚疼痛无比。

    “放开你?”楚若风笑笑,“百里静,你觉得可能吗?如果那天晚上你乖乖的来了,也许我还想不到要去查你,这样我也就不会知道你和洛韶言的关系,现在被我知道了,你觉得我还有可能放你回去吗?”

    “放开!”百里静伸手对著楚若风的胸膛就是一阵又打又抓,“我和韶言怎麽样,不关你事!”

    胸膛被百里静的指甲抓出道道红痕,楚若风目光一凛,松开他的下巴,抓住他乱动的手臂,“百里静,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你想办法让洛韶言退了跟我姐的婚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洛韶言心里打的什麽如意算盘?;挂惶蹙褪悄憷肼迳匮栽对兜?,别让我看见你破坏我姐的家庭?!?br />
    百里静怒目相视,“我凭什麽要听你的?!?br />
    楚若风笑的自信,“你是没必要听我的,不过从这刻起,你绝对有必要听我的?!彼抵?,楚若风走到茶几前,拿起桌上的??仄?,对著液晶电视轻轻一按,屏幕上,立刻出现一对交织在欢爱的人,不过画面内,只看的到百里静的脸,带著欢愉的表情承欢在男人的身下。

    “啊…”百里静头皮一疼,楚若风揪住了他的头发,让他不得不面对电视的画面,楚若风脸上挂著淡淡的笑,“想好选哪条路了吗?”

    “混蛋!”百里静大声撕吼,“你这个混蛋,混蛋!…啊…”肩膀上忽感一疼,百里静痛叫一声,蓦然被楚若风按倒在床上。

    “我来帮你选吧,第二条好不好?”楚若风在百里静耳边轻轻的呵气,“第一条你一定不会去做的?!?br />
    百里静被重重的按在床上,“我不!我不!”百里静发了疯般叫著,为什麽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变态!他只是想和韶言好好的在一起,为什麽这个人非要抓著他。

    “不?”楚若风轻轻开口,“为什麽不呢?他不就给了你个机会,让你从夜店里的下贱角色摇身一变成为洛氏集团的总裁助理吗?那个位置每个月他发你多少薪水?要多少,你开个数?!?br />
    “你这个疯子,谁要你的钱!放开我!”百里静怒吼著,用劲力气抵抗著,想要把他从自己身上推下去。

    “既然你两条路都不肯走,那麽我再给你最後条路好了?!背舴缭缌系桨倮锞不峋芫?,再次伸手捏住他的下颚,令百里静吃痛,“其实不单单是洛韶言心里在打楚氏集团的主意,我也在打洛氏的主意呢,要不要跟我合作,帮我吞掉洛氏?”

    百里静睁大眼睛,这个才是楚若风真正的目地?“不要!你想都别想!”百里静瞪著他,他从来都这麽痛恨一个人过,楚若风是第一个。

    楚若风漫不经心的威胁著,“若这片子送到洛韶言的面前,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继续留著你,所谓有第一个,就会有二个,谁知道你勾搭了多少个男人?”

    楚若风的
忍者棒球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历史最大遗漏 pk10牛牛直播 宁夏11选5预测号码 大乐透走势图图带坐标 牛牛影视 陕西11选5开奖视屏 福彩3d彩票官网 博彩综合交流区 七彩乐福彩七乐彩走势图 福利彩票双色球摇号机 三分彩开奖号码 六合彩曾道人资料 福彩黑龙江22选5 29日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