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都市言情 > 欲之寡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14

珠海金凤凰娱乐会所:正文 分节阅读_14

金凤凰娱乐 www.w389e.com 作品:欲之寡欢 作者:冰雪漪梦 字数:11221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他才二十一岁,第一次见到洛韶言...

    楚若风伏到百里静身上,低头闻著他身上沐浴後的清香气息, 解开浴袍的腰带,令它随意敞开,然後以指尖慢慢摸索著百里静身体的线条,缓缓抚过每一处。

    百里静紧闭著眼睛,只觉得一片无尽的黑暗,身上的感觉引起肌肤的颤抖,被洛韶言开发了三年的身体,除了了对情欲的欢愉感越陷越深外,身体的敏感度也变得极轻易就受到撩拨,这样的身体让百里静每每遇到楚若风时便无奈不已。

    咬著唇按奈下被楚若风撩起的兴奋,避免呻yi的逸出,泄露了他此时的身体的反应,忍不住偏过头,将脸埋进被中,遮藏起自己隐忍的神情。

    百里静闭著眼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梦,梦里有个极度危险的男人,一场噩梦。

    “你的身体在颤抖?!辈炀醯桨倮锞驳牟?,楚若风带著嘲弄的口吻,嘲笑著他正拼命压抑的情绪,接著,楚若风不再以手指摩挲百里静的身体,用炽热的双唇代替指尖加速折磨著百里静的感官,几乎要将百里静的身体逼到疯狂的边缘。

    百里静埋在被中不坑一声,身体颤的更厉害。

    “不说话?”楚若风挑逗著唇下的肌肤,问。伴随唇瓣的游移,楚若风的手掌朝下摸索,摸向百里静双腿间的敏感地带。

    “唔…”百里静死撑著,躇若风似意犹无尽般不断昭示著他的占有权,一次次地在他的肌肤上轻咬,轻吮?!安灰灰粝掠∽??!卑倮锞仓侦犊诹?,却是为了洛韶言,担心洛韶言会看到他身上的痕迹。

    “可以?!背舴绯鋈艘饬系耐饬?,没有为难百里静,下一秒,吸咬的动作变为舔吻,直到他身上的肌肤变红,发热。

    百里静粗粗的喘息,身上没寸皆被楚若风的气息席卷,体内一股男耐的骚动正在渐渐苏醒,遮住面庞的被子忽然被掀起,被咬得红豔的唇瓣在楚若风的指腹之下慢慢被抚过?!拔也辉谀闵砩狭粝潞奂?,你用什麽来感谢我呢?”

    百里静慢慢睁开眼,心里一阵轻叹,感觉无比沈重,“你还想要什麽?”

    “今天晚上你跟洛韶言一起吃饭,吃的开心吗?楚若风笑了笑,“听说你们有说有笑的,很亲密啊,吃完饭,你们都做什麽了?”

    明知道吃完饭,洛韶言只是仅仅送了百里静回家而已,但楚若风依然多此一问。

    “你不知道吗?”百里静反问,既然楚若风派人监视他,没有理由楚若风会不知道。

    “我真伤心?!背舴缜嵘郝?,语气故作伤心,表情却是淡笑说,“难道我昨天没满足你吗?今天你又和洛韶言卿卿我我?!?br />
    楚若风不高兴,相当不高兴,这样的感觉就好比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了,霸道、占有欲极强的楚若风一点都不喜欢别人乱碰自己的东西,不过,百里静是个例外,碍於洛韶言和楚紫函的关系,楚若风目前还没办法同洛韶言撕破脸,况且他要的东西还没到手。

    “我喜欢和韶言在一起?!卑倮锞不卮?。

    “哦?你喜欢和他在一起?”楚若风挑眉,故意歪曲事实说,“那你怎麽还总在我身下叫得那麽欢?”

    楚若风以身体按住百里静,“等下我会好好检查你晚上和洛韶言究竟有没有做什麽?!?br />
    高大的身体压在百里静的身上,百里静差点喘不过气,睡意也被压醒了一半,手脚并用地挣扎推著楚若风,楚若风的身材不止高大,力气也很大,挣扎了一会,百里静渐渐疲惫的软下。

    并拢的双腿不由分说得被楚若风分开,不著一物的下身暴露在楚若风幽深的黑眸前,百里静动了动腿,试著合拢,大腿处却被楚若风抓住,并分的更开。

    “别看…”没人会喜欢将自己的禾幺.处大肆暴露在他人面前。

    “为什麽别看?你不是经常也给洛韶言看吗?”楚若风有点不是滋味地说,调笑的语气加重,“你明明就喜欢被人看?!彼抵?,揉捏起他下身的囊袋。

    “啊…”百里静叫出声,承受著楚若风手指捏弄下体囊袋的酥麻。

    下身的酥麻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忽然挤入后xu内的两根手指,紧涩的甬道毫无防备之下硬吞入楚若风的手指,“唔啊…不要…”后xu外另一根手指蠢蠢欲动地摩挲著褶皱处,正试著朝里挤,没有润滑强行闯入,吃力的容纳进三根手指,“啊啊…”疼痛随著第三根手指的进入而加剧。

    停留在甬道内的手指刮弄著敏感的肉壁,xu口紧绷的厉害,手指每动一下,被强行侵入而带来的疼痛便加剧一分,身体的疼痛、心里的难受使百里静无法忍受的挣扎,哭泣,叫喊。穴内的手指仍不间断地进出,“啊…唔…停下…停下来…”当指尖触过肉壁上的敏感点,分散了百里静的疼痛感,

    软滑的肉壁被指甲时重时轻的戳按,令百里静时疼时麻,敏感点被狠戳而过时,百里静难受的弓起身体,下一刻身体又被楚若风紧紧按住,“啊…啊…停手…”身体下意识的想要朝後退避开楚若风,避开被指甲戳刺的疼痛。

    不停戳弄著敏感点,时间久了,疼痛变得麻木,“唔啊…唔…”百里静不自觉地发出难忍的呻yi,声音里混著痛感与迷乱。

    看著渐渐在疼痛中找到感觉的百里静,模样迷乱,楚若风手上的动作更加急烈,“你刚刚不是说不要吗?怎麽现在不叫了?”充血红肿的xu口可怜兮兮地待在楚若风的指下,承受著他毫不温情的摧残搅弄,大力度的动作和指甲不可避免地弄伤了柔嫩的后xu,一道鲜红之色缓缓益出,沾上了楚若风的手指,使眼前yi糜的画面添上一抹红豔。

    24、宝贝,今夜你不乖(h)

    百里静感到后xu受伤了,伤口在楚若风依然没有节制的动作下,流出更多的鲜红,之前好不容易慢慢消退的疼痛陡然再次升起?!啊“ 靼 0 卑倮锞灿昧Φ耐凭?,试图将按著自己的楚若风推离自己,仿若被逼至悬崖的困兽般,使出浑身的力气。

    第一次感受到百里静如此剧烈的挣扎,楚若风险些被推倒,身上被百里静手指抓过的地方迅速窜红,印出一道道红色的痕迹。楚若风抽出手指,摸了摸身上有些发疼的抓痕。手指的抽离让百里静后xu也不再那麽疼,缓和了疼痛,躺在床上大口喘著气,已经没力气了。

    楚若风从拿过一条领带,抓住百里静的手绑了起来,很显然,百里静的挣扎惹怒了他。才刚喘了口气的百里静即刻又被楚若风的的行为弄慌了神,“楚若风,你干什麽?解开啊?!?br />
    百里静的手被高举於头顶上方紧紧地绑住,“你最好别再惹怒我?!背舴缜嵊锿?,走下床在一旁的柜子里翻出一根绳子,这条绳子不粗,但很长,弯起百里静的小腿并著大腿一起紧紧绕了两圈捆在一起,穿过後腰处来到另一侧小腿处如法炮制地同样捆绑住。

    当楚若风打成最後的一个结,百里静的双腿成一个不工整的m形,露出个宛如清浅的笑,“看你还怎麽挣扎?!?br />
    身体不能动,百里静自然也就无法再挣扎半分,挣扎之词才欲从口中吐出,楚若风已经置身於他双腿间,舌尖沿著尖滑的下颚,舔过脖颈、喉结、锁骨、胸前的乳珠,两颗乳珠饱满发颤地挺起,之前洗澡,令红润的乳珠带著沐浴的芬芳之气,在舌尖下又覆上层sh润,咬入口中,以牙齿啃咬,含住乳珠的珠尖拉扯,以舌搔弄,又对著乳晕之处呵气,sh舔,再将之整个完全含入口中,将一对乳珠吮吸至微微充血,看起来有些发肿。

    搁置在百里静身体两侧的手,其中一只滑到了xu口圈的褶皱,那里还受著伤,才被轻轻一碰,立刻引起百里静闷哼颤栗。知道他疼,楚若风只是在褶皱圈上轻轻地又按又刮,揉按片刻後,才伸出一根手指对著乍紧的xu口浅浅戳刺。

    楚若风的头仍埋在百里静胸前,吮吸不断,一根手指的浅刺进入让百里静皱起眉,又没有先前那麽疼?!鞍  鳌鄙硖宓牟读詈髕u微微收缩,从口中飘出的呻yi声越来越多。

    刺入后xu的手指已不再满足浅浅的戳刺,边摩挲著肉壁边朝里伸入,稍稍地转动手指,在紧窄的甬道内前进,里面内还残存著先前未干涸的血迹,借著它的润滑楚若风的手指进出自如,便又开始朝里伸入第二,第三根手指。

    一下子,后xu又被涨满,“呜呜…别再进去了…”百里静叫喊出声,受伤的地方根本经受不住三根手指一齐的肆虐,“啊…求求你…不要…”

    “不要什麽?不要手指吗?”楚若风故意扭曲百里静的话,抽do著手指,进出了几下後,想起自己为百里静准备的东西,抽离手指,打开床头柜子的抽屉,昨天在洛氏茶水间时,他就想这麽做了,那是根高仿阳巨。

    看到这只栩栩如生如同真物的东西,百里静一眼明了楚若风下面的举动。楚若风走到百里静身边,不顾他阻止地叫喊声,直接插ji他的后xu,才刚进去些许就感受到甬道窄致的阻碍,而无法深入直插到底。

    “唔啊…啊…”这支粗长的按摩木奉忽然入侵,百里静倒抽一口气,后xu本能的收缩排斥它的进入,被绑住的双手不住紧握曾拳,面孔被刺激的扭曲,放声大叫,“不要…”粗暴的进入,让百里静忘了被捆绑的羞辱,躺在床上像个孩子般不禁放声大哭起来。

    棒身绝大部分还留在穴外,前端已然没入甬道内,楚若风握住留露在外的部分轻浅转动,转动的轻缓,既不加快速度,也不加深力道,就这样不快不慢地动作,好一会,转动时阻碍的感觉渐渐不再那麽明显,甬道内开始泌出滑腻的液体。

    “不要…不要…”百里静哭了一会,才隐忍著痛楚,目光不转睛望向楚若风。

    楚若风忽然停下手中的动作,笑说,“那我不动就是了?!彼低?,楚若风轻抚一下百里静后xu上方的囊袋,而後直直将粗大的按摩木奉yi插到底,任由它留在百里静的体内。

    转动不停的按摩木奉终於停下,稍稍减少了百里静几分难受,却又在突来的强硬插ru下疼痛感如火山爆发般喷涌,“啊…啊恩啊…”望向楚若风的眸眼,带著明显哀求之意,希望他能把它拿出来。

    高仿真的阳巨被深入地挤进后xu,楚若风打开上面的开关,百里静下一刻感到一阵酥麻,不算太大幅度的震动刺激著肉壁,“啊…”受不了的呻yi,加上震到伤口,身体更是难受无比。震动持续著,百里静软垂欲望开始肿胀,挺起,“啊..恩啊…不要了…不要了…”

    百里静大声呜咽叫喊,肉壁被震动的发烫发麻,“啊…啊…恩啊…”这样停留在后xu中震动比之前轻缓的转动更磨人。

    察觉到百里静难受,洞悉他此刻心思的转变,楚若风又开始把著剩余在外的棒身不安分的抽do起来,“唔….”百里静短促呻yi一声,肉壁微微收缩,过分的抽do带出甬道内的液体伴著血丝。

    眼神深邃的楚若风看著他百里静难受到极致的模样,抽do的速度加快,刺激著肉壁上的敏感点,又引来他一阵高亢的大声,下身硬起的分身更加挺直。

    就这样反反复复玩弄著百里静的后xu,直到听见百里静痛意的叫声,夹杂著畅快的呻yi,还有他受不了的样子皆令楚若风心里的快感不由升起。

    楚若风蓦然把他后xu中的东西拿了出来,往旁边一丢。他知道百里静已然动情,只是心中又觉得有些羞耻。

    “你今天不乖,居然又抓伤我?!背舴缥弈蔚厮?,“我已经说过几次了,我不喜欢不听话的人,你却偏偏不听?!背舴缛挠行巳さ乜粗倮锞渤史凵纳硖?,笑百里静的愚蠢,“你下面的嘴比你上面那张诚实多了?!泵纤ζ鸬姆稚?,“我现在更想看看你这里诚实的反应,需要我帮我你吗?”楚若风好心‘提议’说。

    百里静沈重的呼吸,身体的力气似被抽尽,“你…”连说一句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百里静觉得牙齿都在打颤,讨厌,讨厌身上的这种感觉,贴著分身的手温度不冷不热,这样适中的感觉像是一种诱惑,诱惑著百里静,聆口渐渐益出一丝丝透明薄液。

    “怎麽样?有感觉了吗?”楚若风低笑轻问,揉著他欲望的顶端,重重吻上百里静的唇,将它蹂躏的鲜红欲滴。

    “唔…唔啊…”聆口被楚若风玩弄的直让百里静想发泄而出,随著透明薄液的益出,一道白灼的液体从里面喷了出来,溅在楚若风的手心和床上。

    “出来的真快啊?!贝邪倮锞灿旱氖种?,说话间猛然插ru他的后xu,楚若风急性的闯入,带起一声粘哒的声音,示意著百里静体内是多麽的sh滑。

    “要我进去吗?”楚若风边说
500彩票网直播 cba广东宏远 2019年码报资料免费 中国体彩网混合走势图 网易江苏快3走势图 海南飞鱼彩票怎么玩 威尼斯三肖中特 混合过关优化 澳洲幸运5规律 pc蛋蛋预测99 乐乐广西快乐十分 北京单场投注 福建快三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江苏快3助手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