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都市言情 > 欲之寡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20

金凤凰娱乐登录网址:正文 分节阅读_20

金凤凰娱乐 www.w389e.com 作品:欲之寡欢 作者:冰雪漪梦 字数:11221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的身体,平坦的胸部,应该不似女人那般细腻敏感才对,当楚若风的手拿著浴巾包住百里静,不经意滑过平坦的胸际时,百里静的胸部有种想要硬起的感觉。百里静面颊有些发红,有些不好意思,生怕楚若风哪根筋不对又恶意调侃自己。

    谁知,楚若风竟一反如常,神色没有起其他的变化,什麽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将百里静裹起。既然楚若风面色无异不多说什麽,百里静自然也不会多嘴说什麽。如果只是这样安静的,不露出那些令人讨厌的神情,这样的楚若风带给百里静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

    走出浴室的时候,百里静是被楚若风抱出来的,所以百里静只披了条浴巾,没有穿拖鞋,楚若风直接将他抱进了卧室,放到柔软的大床上,身陷在软软的席梦思上,百里静闭上眼,习惯性地等著楚若风下一秒的侵犯。

    百里静闭著眼睛,半睡半醒之间,等了许久,都没等来预期的侵犯,难免有些好奇的睁开眼,对上一双朝自己直盯不讳的黑眸。

    “很累吗?”楚若风看著百里静问。

    “还好?!北怀舴缯怊嵋晃?,百里静有些不想睡了,并保持著那麽一丝警惕,他最讨厌楚若风问他话,每每楚若风问他问题,就在他回答完的下一秒,楚若风不是讥言讽刺一翻,就是揪住他话语里的小辫子,最重要的是,今天的楚若风似乎有那麽一丝反常。

    楚若风看了百里静一眼,则转身出了卧室。独留在床上的百里静不知道楚若风又想玩什麽花样,头似乎又痛了,应对楚若风真是一件麻烦的事。百里静赤脚走下床,打开一旁的衣柜,拿出套干净的衣物换上,然後又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止痛片,吃了一片。

    做完这些事後,百里静重新躺回床上,虽然楚若风没有在卧室里,但他并没离开这套小小的房子,仍能感觉到楚若风的气息。百里静在等,等楚若风进来,并没有等多久,楚若风进来了,带著一身水雾,身上同百里静之前一样,只围了条浴巾,看来他前面是去洗澡了。

    不止是百里静感到累,楚若风也很累,昨天晚上他一夜未睡,天才蒙蒙亮就开车找到百里静住的地方,明知百里静家里没有人,也不知道他什麽时候回来,楚若风还是等了很久,直到最後没了耐心,索性找人配了把一样的钥匙,私自闯进了他的家。

    百里静住在这样一间陈旧的小公寓内,令楚若风有些意外,小公寓内简单朴素的装潢,也令楚若风有些小小的意外,最後令楚若风意外的就是百里静的人缘似乎很不错的样子,这是他早上在楼下超市向人打听百里静的时候发现的。

    看著躺在床上,显得无比安静的百里静,楚若风不禁一笑,“今天这麽老实?”话语间,看向百里静的视线不经意飘过床头矮柜上的一盒药片,楚若风没有仔细看那盒是什麽药,肯定的是,前面抱百里静进来的时候,矮柜上还没有这盒药,显然这是才拿出来的。

    “恩?!卑倮锞睬嵘χ舴绲奈驶?,不自觉朝温暖的被窝内缩了缩。

    “你不舒服?!背舴缬玫氖强隙ň?。

    “还好?!币桓鏊嬉獾鼗卮?,令人很难听出究竟身体是舒服还是不舒服。

    “吃药难道都不知道该去倒杯热水吗?洛韶言和我姐度蜜月去了,到时候你生病了,谁管你?”楚若风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提到洛韶言名字时,语气略带不爽,乍听之下令人感觉不出楚若风究竟是在关心还是讽刺百里静,可是,如果细细品位,不难发现隐含在其中的淡淡关怀之意,还参杂了一丝连楚若风自己都没察觉的醋味。

    百里静窝在被子里,听到洛韶言的名字,直觉楚若风是在讽刺自己,心里闷闷的不由猜想,洛韶言和楚紫函现在正做什麽。才没分离多久,他就已经开始想念他了。感觉身侧的床面忽然凹陷下去,百里静不用看也知道,楚若风上来了。

    片刻後,盖在身上的被子微微被掀起少许,一杯冒著热气的茶水出现在百里静的面前。

    “喝了?!背舴绨缘啦桓牡孛?。

    看著眼前的热茶,百里静有些发愣,静静的望著他,尽管前面楚若风说话的口气不太好,但他还是去为百里静倒了杯热茶。

    “喝了?!奔倮锞层吨欢?,楚若风再次开口,语气有所缓和,“驱寒的,你冬天穿的太少?!背舴绮恢腊倮锞驳降资悄牟皇娣?,也没仔细地深究追问,只是看百里静大冷天经常穿的少,故而揣测百里静受了冷,所以才会不舒服。

    “谢谢?!北怀舴缁交厣裰?,百里静接过热茶,这是他第一次见楚若风如此好心,也是他第一次对楚若风心平气和地说话。

    百里静只穿了件睡衣,领子有些敞开,楚若风的眸光落向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白皙的肌肤上就像出了红疹般,密密麻麻的落著许多红印,不是前面洗澡时搓的,是被人吮的。

    眼前的吻痕昭示著百里静与洛韶言昨晚的温存,提醒著楚若风,新婚之夜洛韶言做了多麽对不起他姐姐的事,提醒著楚若风,百里静的可耻的行为,提醒著楚若风,前面百里静是如何撒著各种谎言欺骗他的。

    “一杯茶需要喝这麽慢?”楚若风保持平静地开口。

    茶很烫,百里静正慢慢地喝著,楚若风忽来的话,令他蓦然一紧张,不小心烫到了舌头,“唔…”眼睛微微泛出隐隐泪光,烫的他眼泪都出来了。舌头火辣辣地疼,百里静悄悄瞅一眼楚若风,忍著疼,拿著茶杯,继续小口喝著,烫烫的热水才入口,滑过火辣的舌尖,令他忍不住皱眉,舌头真的好疼。

    他不想喝了,确切地说是入不了口,泛著泪花,百里静神情可怜,轻声地说,“我不想喝了?!?br />
    “烫到了?”楚若风从百里静手里拿过茶杯放上矮柜,适才百里静表情的变化都被他看在眼里。

    百里静疼得连嘴巴都懒的动,仅以点头表示。

    “喝个茶都这麽笨!”楚若风不禁嘀咕一句。卧室内的两人,皆未察觉这句看似抱怨百里静太笨的嘀咕话语中所包含了那麽一点柔情蜜意。

    34、百里静,我饿了

    楚若风钻进百里静身侧的被窝,他现在累的只想好好睡的一觉,看在百里静不舒服的份上,暂且先放他一马,他们之间的帐有的是时间,可以好好的算。

    刚才百里静烫到舌头,包括之前看到百里静不舒服,还有他在浴室睡著的一幕,都令楚若风有了反常之举。沈默地躺在百里静身侧,楚若风渐渐发现了这一点。

    这代表了什麽?他关心起百里静?在意、在乎起他来了?怎麽可能!楚若风心中不悦地推翻这个认知,百里静是洛韶言的人,自己最多也就是玩玩而已,楚若风把之前的反常举动全部归结为他对百里静还没腻,不想因百里静身体不好而扫了他的兴致,毕竟病怏怏的模样玩起来也不开心。

    楚若风侧过头,看见百里静也没睡著,睁著双大眼睛正瞧著自己。

    “你在看什麽?”楚若风问。

    百里静本来一直盯著楚若风的後脑勺,沈思楚若风今天的反常,谁知,楚若风忽然转过头,令他与楚若风打了个照面,双眼对了个正著。

    “没看什麽?!卑倮锞埠ε鲁舴缁帷蕖源蠓?,急急丢下一句话,便转过头,以後脑对向楚若风,不再看他。

    百里静急著逃避自己的模样,让楚若风心里有种莫名不好受的感觉。一时间,楚若风对百里静的感觉变得有些复杂。

    “百里静?!背舴缬兴寺堑乜谒?,“洛韶言并不简单,你小心点?!?br />
    百里静背对著楚若风窝在被窝中,什麽意思?“楚若风,你想说什麽?”

    “你心里明白?!背舴绲愕郊粗?,不再多说。

    反复思量片刻,百里静顿时明白了,又忍不住想起昨夜的种种谜团,若有所思说,“楚若风,你知道些什麽,对吗?”

    “不知道?!背舴缁卮鸬母纱辔薇?。

    听在百里静耳内,直觉楚若风是不愿意多说,告诉自己。而事实上,楚若风真的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楚若风也感到很奇怪,如果洛韶言在新婚当夜弃楚紫函而去,她没道理会这麽风平浪静,身为楚紫函的弟弟,他了解她,作为天之娇女,她的脾气绝对不是表面看上去那麽好。

    百里静懵懵懂懂地想著楚若风的话,回想起来,洛韶言从最初决定要娶楚紫函开始就有些不对劲了,有时候明明还是同一张脸,同一个神情,但给他的感觉是完全陌生的。韶言怎麽了?究竟怎麽了?

    两人各怀心事地躺在床上,一人占据一侧,想著想著,不知不觉中,两人各自先後睡著了。

    时间‘哒哒哒’的流逝,真的太累了,两人睡了许久,一直从下午睡到几近半夜,首先醒来的是百里静,见楚若风还在睡,百里静独自下了床,走进厨房。从早上到现在,一天都没吃过东西,他饿了。

    百里静打开冰箱,几个鸡蛋,一些蔬菜,总之家里没有现成的食物,看样子只能自己动手了。撩起袖子,从客厅桌上拿起中午买的食物和调味料,百里静开始做饭,烧菜。

    月光从窗外照入,百里静站在月色的阴影里,一边洗ca一边照看著正在炉上煮著的汤。拿刀慢慢切著洗净的白菜,将菜丝全部放入汤内,拿著汤勺慢慢搅著。

    从前,洛韶言还没结婚,他经?;崂窗倮锞布页苑?,百里静就像个在做饭都会发笑的傻小子,还以为这就是最美好的幸福。百里静正想的出神,厨房外忽然响起拖鞋的‘蹋?!?,是楚若风醒了吗?

    百里静急忙回头,忘了自己还正拿著汤勺搅著滚烫的汤,回头的瞬间,炉上的浓汤开了,不断滚起热泡,在锅内翻滚著。

    “??!”百里静忘了收回手,触到汤锅变得炽烫的边缘,被烫到的手指立刻泛红,在白皙的肌肤上绽开一圈红印。

    好烫!立刻拧开水笼头,用冷水冲洗烫伤的地方,冰凉的水温,冲过烫地发红的手指,流进水槽,也流进百里静耳内,‘哗哗’的水声,如同催眠一样,响在百里静心间,楚若风醒了,接下来他会做什麽呢?寒冷的水不断冲刷著百里静的手指,冰冷的感觉自手指扩散,渐渐冷到手指发麻。

    “你在发什麽呆?”楚若风听见声响走进厨房,炉上的汤已经扑了出来,益出了锅子,流得周围都是,‘啪’一声,楚若风关掉炉火,“都开了,你也不看著点?”

    听见楚若风的声音,百里静忙关掉水笼头,“你醒了?”

    这个问题百里静问得有点傻,能站在他面前说话,自然是醒了,难道还是梦游吗?

    百里静手指红通通的,“你手怎麽了?”

    “哦?!卑倮锞材闷鹉ú甲急覆潦靡媛拇Φ奶?,“刚才烫到了?!?br />
    这是百里静今天第二次被烫到,之前喝水还被烫了一次?!澳阍谙胧谗??”洛韶言双手环胸站在百里静身前,“心不在焉的样子?!?br />
    百里静抹著益出的汤汁,楚若风心里莫名升起股无名火,有些被百里静冷漠的态度激怒,这算什麽?热脸贴冷屁股?“百里静?!俺舴缬锲患?,”你哑巴了?”

    “没有,我没有想什麽?!卑倮锞驳?,收拾完一切,也已经失了做饭做菜的兴致,将抹布放回原处,百里静走出厨房。

    楚若风心里颇不是滋味,看来百里静真的很厌恶他,看著厨房内的残汤,楚若风也觉得有些饿了。

    “我饿了?!背舴缋吹桨倮锞裁媲八?。

    “家里没饭?!卑倮锞不卮?。

    “没饭,你不会去做吗?”楚若风的厨艺很差,这也难怪,楚家少爷,一日三餐自然有人会服侍,哪里需要他亲自下厨,换句话说,他懂厨艺就已经很难得了。

    “不想做?!卑倮锞驳沽吮?,坐在沙发上,拿起??仄鞔蚩缡?,调著频道,借著电视机内传出的声音调剂著房间内的气氛,他和楚若风之间几乎没什麽话可说,如此两人安静独处,气氛实在太过压抑了。

    “可是,我饿了?!背舴缯驹谝慌?,居高临下地说,“你去做?!?br />
    “楼下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你可以去买?!卑倮锞病眯摹嵋?。

    “懒地换衣服下去买东西?!背舴缫话讯峁倮锞彩种械囊?仄?,对著电视机一按,关掉电视,命令说,“快去做饭?!?br />
    百里静坐在沙发上无奈地看著楚若风,这个人真的很霸道,很专制,好象地球是围著他转的一样,两人对峙,互相看了数秒,楚若风的浓眉正慢慢挑起,处於快要失了耐心的边缘。
单双中特→(双数+鼠狗) 2019羽毛球拍排名 广西快三官网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现场 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 福建快三中奖规则和奖金分配 六和彩一码中特玄机 极速飞艇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时时彩规律 代玩好运快3犯法么 重庆幸运农场每天几点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开奖结果查询表 电子游戏软件 六合彩开奖网页是什么 人人彩票北京单场最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