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都市言情 > 欲之寡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41

金凤凰娱乐官网:正文 分节阅读_41

金凤凰娱乐 www.w389e.com 作品:欲之寡欢 作者:冰雪漪梦 字数:11221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身体被洛韶言折腾的酸痛无力,连伸手夺回的力气都没有?!拔?!把包还我!”

    “当然是送你回家?!背舴缌嘀眯写呓缣?,转头说,“还不快进来?!?br />
    “哦?!卑倮锞蔡暗淖呓缣?。搭楚若风的便车总比真的走回去好。

    电梯门慢慢合上,百里静看著电梯内显示的数字,佯装不去理会楚若风频频朝自己投来的视线。他总看他做什麽?难道还在记恨前面骗他的事?百里静在心里猜测,一只笑面虎,脸上笑眯眯,心里又在打什麽鬼主意?

    “楚若风?!卑倮锞仓侦犊聪蛩?,“你干什麽一直盯著我?”受不了楚若风紧随著自己的视线,百里静问。

    “我喜欢?!背舴缁乜窗倮锞?,笑容和煦,眼里带著神秘的光芒,“不行吗?”

    “喜欢?”百里静疑惑的皱眉,这算哪门子的回答。

    “其实,你长的还可以?!背舴缦缚粗矍按课⑽⒉√栏械娜?,虎头蛇尾的冒出这麽一句话,“勉强还可以入我的眼?!?br />
    百里静越听越离谱,怎麽好端端的就谈论起他的长相来了?楚若风的思维也跳的太快了吧?百里静心想著,嘲笑道,“是吗?那我下面是不是还该说,能入的了楚大少爷的眼,真是我的荣幸?!彼低?,百里静眨眨眼,四分打趣,六分嘲弄,“需要我谢主隆恩吗?”

    ‘嗤’楚若风被百里静逗笑出声,戏弄说,“我说,你什麽时候也变得这麽幽默了?”

    “没觉得?!彼廊皇撬?,还是老样子,只是楚若风不了解他罢了。

    没多久,电梯停在了一楼。

    楚若风坐上车,随後将手中的行李朝後座上一扔,待百里静坐好才发动了车子。

    车内还未散去的烟味很重,百里静一上车就被呛了一下。闻声,楚若风立刻打开车装和排风装置。

    “你身上的问题怎麽这麽多?”楚若风将车开出小区,觉得百里静未免太过弱质了,一会对烟味敏感,一会这不舒服,一会那不舒服的。

    “你车里的烟味怎麽那麽重?”百里静皱眉问,之前坐楚若风车回家的时候,还没这麽重的烟味。

    “抽的?!背舴绲卮?。

    “我当然知道是抽的?!狈匣?,不是抽的难道还是自己冒出来的?百里静觉得今夜的的楚若风有那麽一点的搞笑。

    74.你个色流氓

    听出百里静语中的笑之意,楚若风眼睛飘过副驾驶座上的罪魁祸首,也不想想他今夜是为了谁才抽了那麽多支烟,大冬天在楼下等了这麽久,带起责怪之意,开口说,“笑什麽?要不是因为你,我会等的那麽无聊,抽这麽多烟?”

    “你特地等我?”百里静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废话!”楚若风恼怒说,“不然你当我和洛韶言一样喜欢发神经,三更半夜上你家玩?”

    百里静不想听见洛韶言的名字,岔开话题说,“你等我做什麽?”

    当然不能告诉百里静说他有些担心他才来看他的,楚若风无表情道,“我前面不是说过了吗?”他不希望洛韶言弄坏他的玩具。

    “恩?”对楚若风不曾上心的百里静早就把楚若风说过什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澳闼盗耸谗??”

    楚若风不高兴的撇撇嘴,看来这个百里静一点都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入,这并不是第一次了,气急败坏说,“我最讨厌别人不听我的话!你不但不听话,还总无视我的话!是不是我最近对你太温柔了?”

    百里静不以为然说,“这就是你所谓的温柔?拍我照片?录我录音?监视我?故意让韶言误会我?”这算什麽?百里静一一列举楚若风干的好事,暗指自己最近也没少受楚若风的折磨。

    楚若风一听,心里咬牙切齿,面上笑道,“难道不是吗?或许你比较回味之前的待遇?”说著,楚若风一手ca控著方向盘,一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颚,似是意犹未尽,神采奕奕地故意说,“差点忘了,今天可是星期三,按理说这样的凌晨换作往常我们应该还在床上吧?”

    百里静听的想要吐血,不悦道,“我很累,你想发情找别人去?!?br />
    楚若风取笑说,“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想发情了?恩?”话落,朝百里静暧昧的看上一眼,不正经的调戏,“还是你心里比较想我对你做点什麽?所以才故意这麽说,想引我注意?”

    “少来!”百里静心情不佳骂道,“你这思想下作的流氓!”

    “流氓?”楚若风扬声一笑,脸上的神色更不正经了,“你说我流氓?你是在暗示我对你耍流氓吗?”

    这里是一段车辆来往稀少的公路,楚若风开进一块树荫下,配上道路两侧明亮的路灯,车内不需开灯,也能看的一清二楚,楚若风停下车,伸手轻轻挑起百里静光滑的下颌,审视著,“想我对你做点什麽吗?”

    “楚若风!”百里静没任何心情陪楚若风打野战,“你也太可耻了,这里可是公路!随时都会有车辆经过!”没见过这麽不要脸的人!

    ‘嗤’今晚第二次,楚若风又被百里静逗笑了,笑意浓浓说,“我说,我有说过具体要对你做什麽吗?你这麽紧张做什麽?还满脑子都是那种事,欲求不满了?”

    “欲求不满的人应该是你吧?”百里静冷著脸,伸手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不要你送了,我自己走回去?!?br />
    楚若风看著一反常态,似乎不再那麽懦弱的百里静,心里起了玩味之意,是洛韶言改变了他吗?百里静下车离去,楚若风并未阻止。楚若风歪著头看了百里静走在公路上的单薄背影,百里静对他的吸引力似乎越来越大了。

    百里静走得很慢,每走一步,下身都会传来一阵酸疼。百里静独自走在公路上,赫然想起自己的行李还在楚若风的身上,前面走的太急都忘了拿。算了,他可不愿再折回去,去找楚若风那个可恶的家夥。

    走了一会,发现同楚若风说得一样,这里基本没什麽出租车,至少百里静到现在为止,还没看过过一辆??蠢凑娴囊呋厝チ?,百里静皱眉想。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下上面的时间,快四点了,幸好他没打算明天要去上班。

    百里静才把手机放回口袋,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楚若风。想都不想的,百里静立刻挂断电话,一点都没要接电话的意思。挂断没多久,手机再次响起,百里静再次挂断。不管楚若风打了多少个电话,都被百里静一一挂断,他是绝对不会接楚若风电话的。

    楚若风开著车,放慢速度,一直跟在百里静後头。打了好几次电话,都被百里静按掉,该死的百里静,果然不能对他有好脸色。

    楚若风急躁的按下喇叭,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像百里静这样,明明反抗不了他,却又总妄想著要反抗他的人。想逃离他的手掌心?白日做梦,等下辈子吧,纵使百里静再倔,能倔的了几时?不停按著喇叭的楚若风,突然觉得有意思起来,多了一个好玩、新鲜的目标,就是从洛韶言手里把百里静抢过来,一来能打击洛韶言,二来他本身就像要百里静,何乐而不为呢?

    刺耳的喇叭声响起,百里静不由捂住耳朵,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他身後疯狂的按著喇叭,这楚若风是不是有毛???三更半夜的按什麽喇叭?想震聋他吗?

    百里静转过身,看著眼前的车辆,捂著耳朵大声喊道,“楚若风!你可以安静会吗?”

    “不可以!”楚若风继续按著喇叭,故意和百里静做对,吵得百里静不得安宁,“快上车!”

    “不上!”百里静回过身,不去理那无赖的楚若风,继续朝前走。

    “随便你!”楚若风不在乎的笑笑,像个无赖一样,一直跟在百里静屁股後头,还不时按著喇叭,刺激著百里静的耳膜。

    公路上偶尔有车辆路过,车内的司机,忍不住这奇怪的一幕,一辆名贵的高级跑车,跟在一个相貌普通,穿著普通,走路的样子还有那麽一点奇怪的男人後面,而名贵跑车内的男子则是长相俊美,穿著得体,气质看起来也不错,总之很优质。更奇怪的是,车内的男人一直不嫌吵的按著喇叭,做著与其身份外表极不相称的事。车前的男人更是一脸厌恶的捂著耳朵。这样的情景,在深夜,实在有些诡异,令人不解。

    75、百里静!你竟然敢嫌弃我!

    百里静本就有头疼的毛病,被楚若风这样一吵,难免头疼了。吵死了!百里静忍不住加快步伐,想远离身後的车辆,谁知他快楚若风也快,他慢楚若风也慢,一直被楚若风紧跟著,怎麽也甩不掉!

    他头好疼,百里静下意识的摸摸衣服口袋,发现止疼片被他放在旅行袋里了,而旅行袋正在楚若风的车上。这个楚若风还真会挑时间找麻烦!

    百里静忽然停下脚步,回头大叫一声,“别按了!”

    楚若风露出邪恶的笑容,知道他的小野猫已经妥协了,‘嘀’一声,按下按钮,车门在百里静面前主动打开。

    百里静忍无可忍的上了车。等百里静系好安全带,楚若风加大油门,朝市区开去。

    来到百里静家楼下,楚若风停下车。百里静淡淡说了声谢谢,便著起旅行袋下了车。边掏出钥匙,百里静边步上光线昏暗的楼道。百里静的家在二楼,所以很快就到了。

    百里静打开门,走进房间,准备关门的时候,楚若风半个身体挤了进来,挑眉说,“我都还没进来。你就想关门?”

    “你进来做什麽?”百里静不去理满口的楚若风,索性将关门的室交给他,自己去了卧室拿了换洗衣物准备洗澡。

    “今晚本来就是我们该独处的时间,你忘了?”楚若风关上门,他进百里静的家,并不单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想看看百里静怎麽样了。

    “随便你吧?!卑倮锞沧呓∈?,关上门,末了,不忘将浴室的门锁上,打定主意今夜不会去伺候难缠的楚若风。

    楚若风站在客厅,听到清晰的落锁声,几日没调教他,就变得越来越不乖了,怪不得洛韶言要发那麽大火气,惩罚他了。

    楚若风疲惫的脱下外套,开启暖气,直接朝百里静卧室里一躺。为了百里静的事,费了他大半夜的时间,都没休息,真有些累了。百里静的床还挺舒服的,虽然不是很大,躺在床上,楚若风舒适的差点睡著。

    当百里静洗完澡,楚若风已经躺在他床上很久了。百里静穿著睡衣,心里不高兴的叫醒床上的人。

    “你睡著了?”有些意外楚若风这麽快就睡著了,或者说很意外楚若风上他家只为了单纯的睡上一觉。

    带著倦意的楚若风,少了一分张扬的味道,多了一分平易近人。

    “恩?”楚若风慢慢睁开眼,百里静站在床边,离他很近,身上散著沐浴後的清香?!敖形易鍪谗??”

    百里静楚楚眉,嫌弃说,“你就打算这麽睡我这?”

    如果,楚若风把自己洗干净,出於楚若风今夜的种种表现,百里静一点都不排斥,与他共枕。

    “不行吗?”楚若风抬眼看向他,眼里带著疲累的血丝,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罢獯膊淮?,上次睡怎麽就没发现这麽舒服呢?今天我决定就睡这张床了?!?br />
    百里静看著楚若风仅仅只是脱了外套,衬衫裤子什麽都没脱,甚至脸澡都没洗,百里静嫌恶说,“洗澡,脱衣服,不然别想睡我床!”

    闻言,楚若风扬扬眉,他居然在嫌他不干净?从小到大,还没人这麽嫌弃过他,况且他向来整洁,还有那麽一点洁癖,只不过今天实在太累了,应对洛韶言就花了他不少精力了,晚上还被洛韶言打了一拳,那块地方到现在还肿著,半夜又赶去百里静公寓,等在楼下又冷又困,只能靠抽烟提神,总之,一个字,除了累还是累。

    楚若风翻了个身不理百里静的话,决定继续睡觉,休息一会再说。

    “楚若风!”百里静无奈的看著,叫道?!澳惚鹚?!快去给我洗干净!”

    睡意中的楚若风。听到这句话,更加不搭理百里静,叫他去洗干净?笑话,这句话分明就是他平时一直命令百里静的,什麽时候也轮到百里静来命令他了?

    “楚若风!”百里静不甘心的伸手拼命摇著他,楚若风身上一股浓浓的烟味,不洗干净就睡这里,这床不染上烟味才怪,他可不想明天那麽麻烦的去换床单。

    楚若风闭著眼睛,完全不理百里静,当作什麽都没听见,已经很困乏的他,没一会就睡著了。任百里静怎麽摇都摇不醒。床边的百里静实在没有办法
甘肃快3昨天开奖结果 斯诺克规则 hi时时彩开奖结果 法甲图卢兹球衣 新疆18选7历史数据 天际心水论坛0055 下截北京十一选五开奖 四川时时彩投注平台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十三水游戏技巧 天津选号规则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大 辽宁十一选五彩票 排列5预测 老11选5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