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都市言情 > 欲之寡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52

金凤凰娱乐平台注册:正文 分节阅读_52

金凤凰娱乐 www.w389e.com 作品:欲之寡欢 作者:冰雪漪梦 字数:11221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信,口口声声说爱他的百里静居然为了另一个男人要离开他。

    “我不想做第三者?!闭馐瞧湟?,没人愿意与别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爱人?!盎褂?,我不喜欢你总骗我,隐瞒我?!闭馐瞧涠??!白钺?,你变了,不再是我心里爱著的那个人?!?br />
    “你…”洛韶言被百里静说得有些无言。

    “韶言,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为什麽我会再三跟楚若风纠缠在一起吗?”百里静勉强带笑,不甘示弱说,“因为楚若风能给我想要的东西,也能实现我的梦想,反正,你能给我的,他也能给我不是吗?楚若风虽然也不是什麽好人,但至少不会像你这样,你比楚若风还不如!”

    百里静一说完,心砰砰跳个不停,他在说什麽呀?有些懵了,自己又是哪根筋不对了,居然向著楚若风说话,一定是和楚若风待久了,楚若风不正常,自己也跟著被传染了,也变得不正常了。对,一定是这样的!

    “照你的意思,楚若风比我好?”洛韶言露出一往如昔的笑容,只是眼底有抹森冷之光。

    “韶言,你已经结婚了,我们还在一起做什麽呢?你和楚紫函有感情也好,没感情也好,名义上我和你永远都是上下级的关系,我不想碍在你们中间,我讨厌做第三者!”百里静难得面对洛韶言时还能这麽理智。

    “住口!”洛韶言听不下去了,百里静实在让他忍无可忍,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鞍倮锞?!既然你知道名义你和我是上下级关系,还敢公然忤逆上级?你就该听从上级的命令!我准你辞职?准你离开了吗?准了吗?”洛韶言额上的青筋终於被百里静逼的微微暴露。

    “我这是为你好!”百里静说的义正言辞,“韶言,你不是比我聪明,比我更会打算吗?你应该懂的?!?br />
    “住口!”洛韶言吼道,“我叫你别说了,你没听见?百里静,越来越擅作主张了,我把你带在身边,教你为人处事,如何当好一个助理,让你增长见识,就是为了今天让你出口顶撞忤逆我的吗?”

    “不是?!卑倮锞部粗迳匮苑呵嗟牧成?,软下态度,洛韶言说的没错,他是给了他很多。

    “不是?”洛韶言怒意道,“那你刚才对我说的都是什麽?莫非我听错了?”

    “不?!闭馐前倮锞驳谝淮稳绱舜蟮ǖ母迳匮运祷?,百里静心里微颤,紧张,即使这样,他也还是要说,“洛总,你对我的栽培,我很感激,但前面那些话,我是不会收回去的,我已经决定了?!?br />
    “百里静!”洛韶言愤怒了,最近百里静总有能把他气疯的本事,“我不许你辞职,你别想能够轻易离开!我不会让你走的!”

    “韶言,你别忘了,还有楚紫函?!卑倮锞舶岢龀虾?,威胁洛韶言说,“你就不怕她知道我们的关系吗?你就不担心我在你身边碍到你们两个的好事?”

    百里静朝洛韶言笑了笑,笑的心虚,笑的嘲讽,笑的难受。

    “别告诉我,你是在吃楚紫函的醋!”洛韶言眯眼说,但心底却不认为百里静会为了这个原因跟他闹翻。

    “我…”百里静想说楚紫函很可怜,却改口说,“她是你妻子,作为丈夫,你有应尽的责任和义务?!?br />
    听到百里静这麽说,洛韶言心中非常不痛快,他对楚紫函毫无感情可言,就连丈夫应尽的责任,他也不想浪费时间去做。

    百里静的想法让他很不满,原来他在百里静的心中居然还比不上楚若风那个混蛋?什麽时候他在百里静心目中地址变得这麽低了?从前,百里静还声称愿意为他做任何事,过去的百里静能为他做下这样的承诺,而今,却又被楚若风所惑,对他弃之不顾?

    乱了,乱了,全乱了!不止发生在眼前的事都超乎洛韶言的意料,乱成一团,洛韶言的心也被搅的混乱无比,从什麽时候开始,他已经不能掌控百里静了?百里静不是他的所有物吗?那麽百里静是走还是留,都应该由他来控制才对!

    愤怒的感觉,吃醋的感觉,背叛的感觉,正在不断吞噬者洛韶言的的心,慢慢啃食著他此刻的理智。

    洛韶言用痛恨的眼神看向百里静,浑身热血沸腾,像是要驱走心中的那份无奈失意,像自己证明他对百里静并不是无法左右,百里静依然还是他的,现在依然是。

    洛韶言环住百里静的手,再次紧了紧,勒的百里静有些透不过气来。冷冽的气息直冲百里静鼻间。

    洛韶言发誓要将百里静绑在身边,绑一辈子!爱也好,恨也好,他都决定将百里静留在身边。洛韶言笃定了心中想法後,扬起惯有的笑容,对著百里静清澈的双眸,腰间的力道紧到差点让百里静无法呼吸。

    “我不许你後悔!”洛韶言恨恨的说。

    “唔…”腰间蓦然收紧的感觉,让百里静难受。

    “不要背叛我!” 洛韶言痛恨百里静的背叛,痛恨被百里静弃之不顾的感觉,强烈的痛恨之意袭上洛韶言心间。

    眼前,蓦然闪过那夜书房内,百里静颈侧的暧昧吻痕,放佛百里静与楚若风此意欢爱的场面在他的眼前映放。心如刀绞的感觉,为什麽百里静要背叛他,为什麽是与他亲密无间的百里静背叛了他!为什麽?

    97、爱情?这不是爱情

    洛韶言像是在对百里静承诺保证,“你顾忌楚紫函,是吗?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处理好她?!?br />
    百里静心里的不安加剧,对洛韶言的话深感恐惧,韶言想怎麽处理楚紫函?总之绝对不会是离婚就对了。百里静脸上不禁浮上一抹担忧,担心的看著眼前神色有些激动地洛韶言。

    “洛总,你没事吧?”百里静不愿在对他又亲昵的称呼,一声听似关系疏远的洛总,让百里静觉得与洛韶言有种安全的距离感。

    “你确定要跟我划清界线?”生疏的称呼让洛韶言的怒火变得更炽烈。他对百里静这麽好,为他安排工作,安排住处,生活上,工作上,更是无一不处的照顾他,紧张他,在意他,百里静就是这麽回答他的感情的?

    一阵痛彻心扉的感觉涌上,果然像百里静这样有不堪过往的人都是容易嬗变,无法永远专一的,献上背叛,就是百里静对他爱情的回报?

    爱情?洛韶言为心中燃起的想法惊愕,他对百里静的感觉是爱情吗?不,绝对不可能是爱情!洛韶言立刻否认心中的想法,将它甩出心头。

    没错,他是喜欢百里静不错,宠他,在意他,但那仅仅只是他觉得百里静是他的,是一个让他予取予求的活物而已,因为不讨厌百里静给他的感觉,所以他不介意陪百里静玩一场爱情游戏,即使是爱情也只是玩而已,他怎麽可能爱上这个软弱可欺,一无是处的百里静?怎麽可能?

    洛韶言紧环百里静腰间的手没有松开,并还在不断地加重力道,几乎让百里静呼吸急促,双唇渐渐抿的泛白。

    百里静很难受,呼吸不顺畅,但是他没有因此而向洛韶言求饶,出声乞求他松手或者减轻手上的力道。

    洛韶言不是没看见百里静痛苦的神色,冷哼一声,不悦的松开腰间的禁锢,让百里静得以喘息,看著百里静苍白的脸色,狼狈的样子,洛韶言眼里闪过脸自己也弄不明,搞不清的慌乱,心疼,无措,一点都不明白,自己何来这种莫名的思绪。

    经过那夜的粗暴後,洛韶言不想,一点都不想再对百里静动粗,百里静向来都很顺从,洛韶言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一天做这种不入流弓虽.暴的事。

    曾经无比亲昵,两人的关系却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要让洛韶言不得不用强硬的手段去逼迫百里静。洛韶言被乱成一团的心绪,搅的呼吸也开始急促,粗喘著气。

    “洛总…”百里静本不想说话,但听著洛韶言急促的呼吸声吗,在百里静呼吸得已顺畅後,忍不住开口吻,“你还好吗?”

    百里静的眼神是真挚的,关心之意也是发自内心的。洛韶言曾经看上的就是这样一双真挚的眼睛。洛韶言不自觉地为眼前的澄眸所惑。

    百里静咬了咬唇,开口说,“我先走了。如果你同意我的提议,我明天会按时来上班?!?br />
    百里静的话让洛韶言下刻马上回过神,又一次被百里静气到头疼,“百里静!”向来忍耐力极好的他,面对百里静,频频被气到不想说话!

    “再见?!卑倮锞沧?,毫不犹豫朝门口走去,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百里静!你敢走出这间办公室,试试看?”洛韶言语出威胁。

    百里静今天穿著一身名贵的休闲式呢绒大衣,褐色的大衣,米色的裤子。人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句话一点都没错。百里静整个人看起来都焕然一新,洛韶言凝视著他。心神一动。

    只觉眼中有一团惹人眼球的烈焰在燃烧,燃烧著洛韶言的理智,燃烧著洛韶言的心绪,燃烧著洛韶言想要百里静的念头,悄悄的,静静的,无人知晓的,融化了洛韶言心底深处的那层冰冷。

    百里静迟迟不肯改变固执的心意,让洛韶言难免有些心浮气躁起来,烦死人了!什麽时候,他──洛氏总裁,想要个人都这麽困难?未被怒火燃烧殆尽的理智,让他极力克制著不对百里静用强的,但不理智,感性的一面却因不舍不愿百里静的离去,而完全不顾主人的意愿忽然爆发。

    洛韶言眉头紧锁,眼波中带著由内心所流露而出的烦躁,在感性一面的驱使下,眼中的烦躁慢慢由褪去,透出抹不理智的光芒,阴沈的脸色昭示著洛韶言已然失去的耐心,眼中的烈焰越燃越烈。

    相对洛韶言的意愿,百里静的意愿就显得一点都不重要了。洛韶言快步抢在百里静身前,早他开门前一步,阻止了百里静离开办公室。

    洛韶言高大的身影,已经将百里静笼罩其中,此时,洛韶言身上所散开的气息,让百里静慌了,这样的气息,同洛韶言失狂的那夜,是一样的。这一瞬间,洛韶言浑身上下充满了侵略的激狂,以及与生俱来的冷傲霸气。

    百里静故作镇定的试著手伸向门把手,只要打开门就好,即使出不去也没关系,毕竟这里是公司,办公室外人多,只要开了门,谅洛韶言也不敢对他做什麽。

    奈何,洛韶言眼明手快的抓住百里静的手腕,洛韶言当然知道他想做什麽。所以,当洛韶言的手碰上百里静手腕的那一刻,洛韶言忽然一把搂住他,魅冷的黑眸盯紧著百里静眼中的不乖顺,性感的薄唇凑近他的嘴角,吐拂著热气,威胁的语气,温柔的声音,“静,这麽急著走做什麽?”

    百里静被洛韶言身上散出的冷意,冰冷了身体,咬了咬唇,压下心中的害怕,“洛总,不走,我还应该留下来做什麽呢?”

    “静,你看,你又不乖了?!彼低?,双唇霸道的覆向百里静柔软的唇,用力吮吸。

    霸道、激烈的吻仿若可以燎原般,烧尽了洛韶言所有的理智,以排山倒海之势,火热的吮吻带起了他的情欲,周围冷冽的气氛,似乎也被这场火燃烧的让人沸腾。

    98、我的爱只属於你(微h)

    “唔…”百里静惊呼一声,脑中一片混乱,身体紧贴在洛韶言的胸前,“不要…”百里静吐出破碎的拒绝声,纵使以往和洛韶言有过数不尽的性事,百里静也无法冷静自若,保持理智的面对洛韶言的索取,仍被洛韶言霸道而不留任何余地的吻慢慢击碎他的佯装镇定的面具。

    洛韶言勾起薄唇,眼中尽是暧昧,泛起讥讽的笑,“静,你在害怕是吗?包括那夜在楚家,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br />
    垂下眼帘,百里静遮掩著眸中的颤栗之色,不管他如何努力决心要离开这个男人,似乎都无法逃脱他的手掌。

    百里静的沈默算是默认了,带起洛韶言一阵漠然的轻笑?;纷“倮锞采硖宓氖?,情不自禁的来到他的下颚处,洛韶言捧住百里静的脸庞,给予炽烈的热吻。

    为了逃脱这个激烈的吻,百里静身体不断朝後退著。百里静每退一步,洛韶言就上前一步,直至百里静无路可退,身体紧紧贴在门上。

    百里静本来就是他的人,现在是他的人,以後仍然会是他的人,不管百里静愿不愿意,过去,他可以忍受百里静偶尔闹闹小脾气,任性放肆,现在,就算百里静再不情愿也要给他收敛性子,对他绝对的乖顺服从。

    洛韶言认为就是因为自己从前对百里静太多宠溺,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激吻过後,洛韶言离开软嫩的唇瓣,神情看似和先前一样,没有改变,但如果仔细观察,不难看出洛韶言黑瞳内带著情
香港赛马会官方论坛 足球胜负彩16023期分析 山东11选5压缩软件 幸运饼干中彩票 斯诺克中国公开赛奖杯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图 杀平码公式 双色球周二走势图 黑龙江p62几点开奖 北京11选5快速出号走势图 快乐十分留下微信 中国香港六合彩网 河南大乐透活动 如何玩广东快乐十分 北京快三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