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都市言情 > 欲之寡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58

金凤凰娱乐平台下载:正文 分节阅读_58

金凤凰娱乐 www.w389e.com 作品:欲之寡欢 作者:冰雪漪梦 字数:11221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耻?!?br />
    洛韶言後悔了,後悔将百里静作为筹码,作为交换的条件,堵住楚若风的嘴。洛韶言的话字字敲在百里静心头,同时洛韶言眼中带著刺骨的轻蔑不屑之意,百里静缓缓闭上眼,所以没看到洛韶言眼中不屑之後所一闪而过的懊悔。

    “姐夫,你大白天的在办公室,做出这种事,又有多高尚?”楚若风讨厌洛韶言的不屑目光,不禁为百里静开口道,“不时有句话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姐夫应该也同他一样吧?一样的下贱,不知廉耻!”

    “好了,办正事要紧?!背舴缧σ饴脑诎倮锞驳娜榧馍掀艘幌?,“已经浪费很多的时间了吧?”说著,双手一拉,将百里静的双腿打开,整个暴露在眼前。

    “??!楚若风!”双腿被强制打开,百里静有些疼,“楚若风,你不是说要帮我的吗?只要我求你,你就帮我吗?”楚若风似乎还嫌百里静的双腿分的不够开,又打开些许,分的更开,“啊…好痛!…楚若风混蛋!”

    楚若风凑近百里静耳畔,低笑道,“我的确是在帮你,难道你都没感受出来吗?”说著,摸上暴露在眼前的后xu,轻佻道,“啧…都这麽sh了…是前面留下的还是刚才洛韶言玩你的时候留下的?”

    听著羞耻的话语,百里静又想叫挣扎,楚若风伸指,抵在他的唇间,眯眼笑说,“难道你不知道你越叫,只会让人更想欺负你吗?这点道理你应该是懂的?!?br />
    闻言,百里静的喉间一哽,硬是被逼的什麽话都说不出来了。

    109、别想我会说你好?。╤)已修

    楚若风的笑容变得有些阴沈,对著洛韶言说,“姐夫,有兴趣吗?”说著,移开抵在百里静软唇上的手指,来到他后xu周围,轻刮著褶皱圈外的sh意,弄的手指sh露,阴笑说,“姐夫,你一直盯著他看,应该是很有兴趣吧?既然这样,那就一次好了,只能一次哦,我可不是个大方的人?!?br />
    楚若风故意搬出洛韶言之前的言词,调侃他,缓缓又慵懒说,“到底要不要来,不要的话,我就带他会去休息了哦,正好我也累了?!?br />
    洛韶言的眉头微微以拧,被百里静yi靡惹火的样子,激的欲火节节上窜。

    洛韶言沈默了一会,弯起唇角,笑了笑,开口道,“为什麽不?”

    “呵…”楚若风一声轻笑,摩梭著穴外的手指,轻轻刺入甬道内。对百里静轻轻说,“今天的帐,我们还没算呢,你主动跑来找洛韶言,我该怎麽惩罚你?”楚若风故做一副愁眉苦脸状,半晌才低笑说,“既然你这麽喜欢让洛韶言干,就罚你和他做给我看,怎麽样?”

    “楚若风!你这个变态!”百里静从不知楚若风居然还有这样嗜好,居然喜欢看别人在他面前媾和,“楚若风,你别太过分了!”

    他又没错,是楚若风的错,是洛韶言的错,为何楚若风非要将事情算在他头上,为何要这般冷酷无情的对他,楚若风昨日使人为之亲近的模样,似还历历在目。

    百里静不会明白,自己只是见了洛韶言一面,便铸成了一个天大的误会。眼泪,又从眸中,涌了出来,许是身上的疼痛,许是心上的折磨,都令此刻的百里静格外脆弱。

    “过分?”楚若风温和道,“真过分,我就不会来救你了。如果我不出手,你横竖都是要被洛韶言干的,这不是都一样吗?”

    “楚若风!求你不要这样对我!百里静挣动著身体,原本对楚若风微微改观的心,在这一刻全数瓦解。楚若风还是跟原来一样恶劣,难道昨天的感觉果真都是错觉。怎麽就会觉得楚若风竟变得有些讨人喜欢呢?楚若风你真是这样一个劣行不改的人吗?

    百里静大口喘著气,腿被迫保持著张开的姿势。

    楚若风冷语低声,“你今天跑来洛氏不就是想被洛韶言干吗?我现在成全你,不是正合你心意吗?”

    楚若风抬头,冲洛韶言笑道,“你还站在那做什麽?不想要的话,我可要走了?!?br />
    洛韶言眼中的欲望之色,早就全数落在楚若风眼中,就是吃准了洛韶言定没得到满足,才有恃无恐的这麽说著。

    洛韶言冷面孔看著百里静保持羞耻的姿势,眼中的神色带著不符合表情的烈焰。然缓缓向百里静走了过去。

    “不要!洛韶言!…不要!”百里静惊恐的看著洛韶言伸手摸向他的两腿间,用手指在后xu那肆意摸弄。

    不是说好,只要他求楚若风,他就救他的吗?现在这样和他有没有出手救他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洛韶言冷然的面孔,显得特别正经,冷冷的口气,也带著正经之音,看著楚若风环在百里静身上的手,“你这样我怎麽做?”

    楚若风有些幸灾乐祸,“要我放手?那可不行,不是说好了一起吗?姐夫,你要吃独食不成?”说著从百里静后xu内抽出手指,离开他的双腿间,将那片隐秘之地全数留给洛韶言肆意动作。

    洛韶言的动作让百里静抽气不止,“住手!给我住手!”

    洛韶言的手指已经探入了后xu,百里静绷紧的身体绷得更紧,惹来楚若风的一阵调戏,“瞧瞧,才一根手指,就把身体绷紧成这样,等下要真进去更大的家夥,还不知要怎麽样呢?”

    百里静忍不住破口大骂,楚若风实在让他忍无可忍,不止是对洛韶言,对出若分个,也彻底失望了?!俺舴缒愀鐾醢说?!混蛋!”

    闻言,洛韶言忽而朗朗一笑,说道,“你前面不是还一直叫著楚若风比我好吗?怎麽现在他也成坏人了?”

    可恶!两个可恶的男人!“我不要!放手!”百里静叫著,惹来洛韶言更肆意的动作。

    听著洛韶言的话,楚若风不著痕迹的挑挑眉,心里有些惊讶,真的吗?面上却是打趣道,“姐夫,我没听错吧?他说我比你好?”

    洛韶言一笑置之,不喜欢这个话题。

    楚若风笑著,逗问百里静低声道,“你不是最喜欢姐夫了吗?怎麽这麽快就变心了?”在洛韶言面前,楚若风故意以调侃轻浮的语气试探著问,“呵…几时这麽懂得讨好我了?嘴巴变得这麽会说话?恩?”楚若风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

    “楚若风!你去死!”百里静骂道,没想到自己先前说的话,被他们拿出来调侃,“像你这种混蛋!谁会说你好!…啊…唔…”蓦然感觉身下一疼,洛韶言又朝甬道内加入了一根手指?!俺鋈グ?!痛??!”

    不满百里静将注意力放在楚若风的身上,“求我,求我快点进去,我就马上结束这一切?!?br />
    “洛韶言!你也是个混蛋!”百里静忍不住冲他大叫。却惹来洛韶言第三根手指的进入,“??!…痛…”

    “求我饶了你!我就饶了你!”洛韶言已经被楚若风搞的很火大了,欲火夹带著怒火一起发泄在百里静的身上,眼中闪耀的黑色欲望看起来是那麽的冷酷。

    百里静想伸手抓住洛韶言的手指,推开他,却被楚若风一把抓住,好令他无法挣脱去抓洛韶言的手臂。

    趁著洛韶言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玩弄百里静的下半身时,楚若风凑在百里静颈侧,小声的质问,“告诉我,前面洛韶言说的是不是真的?”

    百里静被下身的感觉折磨的快要无法思考。

    “你说,我比洛韶言好,是吗?”楚若风心里不禁浮起一丝淡淡的欣喜之意,如果百里静说真的,他就马上带百里静离开。

    “去死吧!”百里静依然还是那句话,“你混蛋,禽兽不如,谁会说你好!想我说你好,等下辈子吧!”

    “好!这是你说的!”楚若风脸色沈了沈,“百里静,你可别後悔?!?br />
    百里静,这个惩罚是你应得的,谁让你辜负了我…

    110、究竟是谁不要脸?(h)

    洛韶言并未具体听到他们到底在说什麽,只听到一阵窃窃私语,伸入甬道内的手指,稍稍弯曲,刮磨过肉壁,“聊什麽,聊的这麽高兴?怎麽前面你和我说话,就不见你对我这麽高兴?洛韶言吃醋了,话语里充斥满泛酸的味道。

    “??!…唔啊…”百里静的手不禁在楚若风的手中紧握成拳,猛的叫起来,“好难受啊…啊…”

    “难受?”洛韶言不以为意,手指继续在肉壁上刮划,引来百里静阵阵难受的呻yi。

    楚若风不怀好意的笑说,“姐夫,你倒是动作快点,我还没吃午饭呢,等完了,我还要去吃饭?!?br />
    “楚若风!你?。?!”气的涨红脸,不知眼前两人心思的百里静,只觉他们两个居然一个鼻孔出气,都在折磨他。

    “求我!”洛韶言冷冷的说,或者说是命令。非常不喜欢这样的百里静,对从前柔顺,乖巧的百里静充满了念想。

    “我不!”百里静嘴硬说?;安怕?,百里静立刻感觉到另一根手指正在後xu口摩挲,随时都有挤进去的准备?!鞍 ?..”不要,不要再进去了,百里静失了骨气的叫道,“求你!我求你了!别进去了啊….求你了??!…”

    百里静的讨饶让洛韶言满意的抽回手,后xu处肿成一片。百里静觉得他就快被折磨死了,有种快要虚脱的感觉。

    洛韶言拉开了脖子上的领带,准备解开裤头。见状,楚若风笑著出言打断洛韶言的动作说,“姐夫,前面说好一起的,怎麽你先来?”

    “不然你想怎麽?”洛韶言眉一挑,问道。

    “难道你不觉得这样不公平吗?”楚若风故作为难状,“叫你一声姐夫,可并不代表,我就一定得要事事让著你吧?”

    “公平?”洛韶言嗤笑道,“楚若风,你是第一天出来打滚的吗?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公平可言吗?”

    “那可就难办了?!背舴缈粗嵬敉舻陌倮锞?,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笑问道,“这可怎麽办呢?”

    楚若风淡淡一笑,“姐夫,我肚子都还饿著呢,不如让我先?然後剩下的时间都是你的?!?br />
    片刻,洛韶言嘴角一挑,“可以?!?br />
    “你们这两个混蛋!”百里静惊慌的看著两个擅自讨论他身体的男人,“你们凭什麽?凭什麽?”他究竟惹上的是两个什麽样的疯子?“我不是你们的宠物,也不是什麽玩具!”叫著叫著,百里静低头一口重重咬上楚若风的手臂,欲挣离他的禁锢。

    楚若风皱了皱眉,受上的痛感一阵又一阵的传来,但环著百里静的手,怎麽样都不肯松开。白色的衬衫渐渐透出一抹红色,百里静的口中尝到了鲜血的味道,仍是不肯松口,像是在和楚若风较劲般,他不放手,他就不松口。

    “松口!”楚若风冷冷的开口命令,估计在下去,这块皮肉被百里静咬下来都有可能。

    百里静死命的咬著,不肯松口。楚若风吃痛的抬起另一只手抓住百里静的头发,用力朝後拉扯。

    “唔…”头皮一阵发麻,百里静痛的头朝後仰,不禁松开牙关?!澳忝瞧臼谗??”百里静捶打著楚若风拉扯著自己的手,拼命想从他的手中挣脱。

    百里静咬得很重,那块地方已经被汗珠染的豔红,被如此狠咬一口,还是非常疼的,楚若风蓦然松开抓著百里静的手。百里静一得到自由,就想跑。跌跌撞撞的从沙发上爬起来,脚还未著地就又被楚若风伸手扯了回去。

    楚若风在百里静身後,伸手从他的腋下穿过,将百里静重新拖回沙发,马上将他按倒。

    “我不要!我不要!啊…”百里静的叫声换来楚若风冰冷的瞪视。

    手臂上的伤口疼的厉害,不禁让楚若风眉头直皱,“别吵!再不乖!我就开门,让外面的人都进来看看你这副模样!”

    “唔…”百里静不得不乖乖闭上嘴,这副样子被外人看见是相当羞耻的。

    下一秒,楚若风欺进百里静的双腿间,架开他的双腿。

    好羞耻,好过分!百里静清晰地感觉到楚若风的逗弄,感觉到羞耻,百里静不禁将脸翩向一边,埋进沙发,陷入软质的皮面内。

    楚若风被百里静如此一咬,立刻伸手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脸从一边扳了过来,“怎麽?不好意思让我看你的表情吗?”

    “唔…不要…”脸被楚若风硬生生的扳过,在百里静听来,楚若风的声音是那麽残忍。

    楚若风松开他的头发,捏住了他的下颚,满意的笑起来,然後开始解著自己的皮带。

    混账!疯子!王八蛋!百里静在心中暗骂。

    楚若风已经解开了皮带,毫
河南泳坛夺金283 双色球6个红球计算 天津11选5历史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足彩比分 15选5开桨结果官方同步 天津时时彩获奖地址 170彩票走势图 安徽快三免费计划 大乐透走势图2浙江风采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 如何用excel做彩票走势图 广西11选5开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心水论坛今晚特码 竞彩官方历史同赔怎么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