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都市言情 > 欲之寡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60

长春金凤凰娱乐会所:正文 分节阅读_60

金凤凰娱乐 www.w389e.com 作品:欲之寡欢 作者:冰雪漪梦 字数:11221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搭理楚若风,楚若风也没说话,也没逼百里静再开口说话。楚若风起床走进浴室,洗了个澡,吹了吹头发。

    百里静窝在床上,前面睡了一觉,现在就有些睡不著了。身後的楚若风没了动静,百里静也懒得去管楚若风在做什麽。鼻间又是一阵抽涕,好难受,百里静又抽了张面纸,揉了揉鼻子,起身想要下床,忽然闻到阵浓郁的香味。

    什麽味道?百里静吸吸鼻子。鼻间的香味越来越浓烈,楚若风将冰箱里的速冻罗宋汤加热,准备好让百里静吃,楚若风端著汤,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习惯这样充满关切的动作。拿起勺子放进汤碗中,楚若风走进卧室,他从来都没为百里静做过什麽,吃饭什麽的一向都是百里静包办的,如今角色颠倒,换成他来做,总觉得有些怪异,不习惯。

    楚若风将汤放到床头,纳闷自己这又是怎麽了,居然又在百里静身上破例了。楚若风看著被窝里的百里静,皱皱眉,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怒无常了。

    “喝了!”楚若风语气硬邦邦的说。

    百里静窝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知道了那股香味来自何处,是楚若风弄的吗?

    “起来!喝了!”楚若风命令道。

    113、无措的楚若风(已修)

    “不饿?!卑倮锞捕钠?,还对前面在办公室内发生的事耿耿於怀。一点都不想接受楚若风的好意。

    “你不会要我把汤倒掉吧?”楚若风不高兴的说,关心他还要遭他冷眼。

    “什麽汤?”百里静闻到汤的香味,却不知是什麽汤。

    “罗宋汤?!背舴缯驹谂员呋卮?。

    “哦?!痹词亲蛱斐舴缏虻乃俣呈称?,他就奇怪呢,楚若风怎麽可能做得来汤。

    “哦什麽哦?还不快起来喝了!”楚若风的耐心正渐渐逝去。

    “不想喝?!卑倮锞沧瓿霰蛔?,一边说,一边又抽去面纸擦鼻子。

    “我可不会喂你!你还是乖乖给我喝了!”楚若风不容拒绝的大声说。

    百里静看著眼前,热气腾腾的汤,肚子的确有些饿,但他还是不想吃楚若风拿来的东西,随即别过头,说,“不饿!”

    “什麽不饿?”楚若风挑了眉,以一副肯定的口吻说,“现在都晚上了,你中饭,晚饭都没吃,怎麽可能不饿?我都帮你热好了,还不快喝了!”

    百里静的鼻子被擦得有些红红的,手里还捏著面纸,一副病怏怏的柔弱样。百里静抿著唇,看著眼前的热汤,犹豫的拿起汤勺,心不在焉的搅著汤,闷闷想,自己究竟做错了什麽,要惹上像楚若风这麽阴晴不定,霸道的人。

    沈默,苍白,病态的百里静,垂眸搅著手中的汤,不说话时的他看起来温文尔雅,还有一种病态佳人的美感。

    楚若风不是第一次看见百里静病怏怏的模样,即使见过多次,还是会忍不住有些微微失神。

    楚若风眨眨眼,为自己找理由,不屑的想,一定是自己刚睡醒,有些睡糊涂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在楚若风的强迫下,百里静开始小口的喝著汤,发现楚若风站在一旁,一直看著他,忍不住问,“前面你不是说饿了吗?那你不喝吗?”

    因为不舒服的关系,让百里静说话时,带上浓浓的鼻音,不同於百里静平时的嗓音,有点呢哝的味道,让楚若风不禁想起百里静动情时发出的闷哼声,下腹浑然不知的开始慢慢发热。

    该死!楚若风在心中暗骂一声,又不是没见过男人,也不是没玩过男人,自己怎麽动不动就对著百里静性冲动,像个欲求不满的发情野兽一样!

    呸!楚若风立马赶走脑海中的想法,又在胡思乱想什麽,还居然把自己说成野兽。楚若风,你果然没睡醒!

    见楚若风不回话,百里静也不再多嘴,才没喝几口汤。床头的手机响了,那是楚若风的。楚若风接通电话,一看是楚紫函打来的。

    “姐,有什麽事吗?”楚若风问。

    “若风,你在做什麽?晚上回来吃饭吗?”楚紫函询问,

    “不了,我在外面吃?!背舴绲卮?。

    “这样啊,韶言前面还问到你,说你怎麽没会来吃饭呢?!背虾χ?,“难道韶言也会关心你回不回来吃饭?!?br />
    听到洛韶言的名字,楚若风的眼睛有意无意的扫过百里静,“哦,那你帮我和姐夫说一声,晚上我不回去吃饭了,我和静表弟一起吃?!彼低?,楚若风立刻挂了电话。

    一旁的百里静,听到楚若风的话,低著头,喝汤的动作顿了顿,楚若风在和谁打电话?脑中不由自主的纷乱,猜疑起来,难道是韶言打来的吗?一想到无情的洛韶言,百里静闭了闭眼睛,随後再睁开,真希望现在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只剩他一个人,在他一个人的天地里,独自舔著自己的伤口。

    百里静想,也许他该学学洛韶言,或者楚若风的行事手段,强硬,无情些,而不是在明明已经想好了要离开洛韶言的情况下,又傻乎乎的跑到公司去交辞职报告。也不是在楚若风那样恶劣的对待之後,又傻乎乎的跟著他回家,还吃他准备的东西。

    汤碗很小,里面的汤也很少,但百里静吃的很慢,

    “你怎麽吃的那麽慢?”楚若风看著百里静慢吞吞的动作,开口说。

    百里静吞下口中的汤,由於身体不舒服,让他的胃口也不是很好。

    看著百里静一口一口的喝著汤,楚若风想起自己还未吃东西,正准备转身去厨房,弄点吃的时,百里静放下汤勺,用面纸擦了擦嘴说,“我饱了?!?br />
    “饱了?”楚若风还以为百里静把汤喝完了,结果一看,还有半碗左右,“才吃那麽点?”

    “我饱了?!卑倮锞菜抵苫卮采?。

    楚若风拿起桌上的汤,将百里静用过的勺子,移至唇边,喝完剩下的半碗汤。

    百里静睁大眼,愣愣的看著之前被自己用过的勺子,贴上楚若风的薄唇,忍不住想到,刚才自己也是这样,这算不算间接接吻?想到这,百里静不自觉的有些别扭。

    相较於百里静,楚若风显然没有考虑那麽多,只是觉得肚子饿,又懒得再去厨房弄一碗,毫不在乎的喝完剩下的汤时,楚若风看见百里静已经闭上了眼睛,似乎又要睡著的样子。应该很不舒服吧?想想也是,从前天开始他就没怎麽好好休息过.他从来没见百里静在他面前这样疲倦过,心中不禁冒出一股自责,今天对百里静的惩罚是不是太重了?

    “你很不舒服?”楚若风坐到床边问。

    “没有?!卑倮锞怖恋谜隹劬?,闭著眼说。

    感受到楚若风又变得温情,百里静内心有些挣扎,同样的错误犯一次就够了,再犯那就是愚蠢。至少在洛韶言的身上,他犯了很多次这样的错。适才办公室里的事,提醒著百里静,不要再轻易跌入楚若风温柔的陷阱里。

    尽管温柔的楚若风,是那麽的让人心动。

    “你看起来一副不舒服的样子?!背舴绮唤焓置嗣亩钔?。

    “恩,还好,有一点点不舒服而已?!卑倮锞菜嬷舴绲幕?,而应声。

    楚若风收回手,没有发烧。楚若风不知道他到底哪里不舒服,也不知道该怎麽关心他,看著百里静虚弱病态,楚若风有些无措,第一次面对百里静手足无措。他不喜欢不听话的百里静,也不喜欢虚弱病态的百里静,这一点从之前在百里静家见他吃药,他就发现了。

    114、我想抱著你睡

    在楚若风的眼里,百里静应该是温温文文,纵使皮肤有些苍白,看起来有些柔弱,但也应该是像那张照片里精力充沛,活力四射的样子才对,亦或者,对著他总是一副随时随地都会被他炸毛,然後忍不住要和他斗嘴的有趣模样。

    而如今,当病弱的百里静躺在床上,不能再给他任何富有活力地回应,这让楚若风感到非常不舒服,不习惯,讨厌,还有那麽一些无措。

    “要不要带你去看医生?”楚若风听见自己是这麽说的,他也不知,怎麽就这麽脱口而出了。

    “不用了?!卑倮锞擦⒖叹芫?,然後睁开眼,“睡一觉就好了?!?br />
    楚若风还是有些不放心,准备开口时,百里静迷糊说,“你去帮我从厨里那条被子出来?!?br />
    “你冷?”这是楚若风的第一个反应,不由开口说,“我去把暖气开大点好了?!?br />
    “不是?!卑倮锞泊哟采铣牌鹕硖?,准备下床。

    “那要拿被子做什麽?盖一条被子不够吗?”楚若风疑问,暖和的房间,温暖如春,即便只是条薄被,也够了。

    “我去睡沙发?!卑倮锞布舴缯局?,不去拿被子,便径自下了床自己打开厨门,取出条被子。

    “睡沙发做什麽?”楚若风紧楚著眉,“不是有床吗?”

    “你睡床,我去睡沙发?!卑倮锞部谖羌岫?,抱著被子,毫不犹豫朝客厅走去。

    开玩笑了!都病了,还睡什麽沙发?楚若风咆哮道,“不许你睡沙发!”

    百里静直言不讳说,“我不想跟你睡!”说著,百里静铺好沙发,准备躺下。

    “都说了!不许你沙发!你没听见我的话是不是?”楚若风脾气立刻涌了上来,想马上把百里静拖回床上。

    “旁边有人我会睡不著!”百里静已经在沙发上躺下,并换了个舒服的睡姿,“所以还是睡沙发好?!?br />
    胡说八道!又不是第一次和百里静同床,楚若风怎麽会不知道百里静在闹什麽脾气,要说真睡不著,那前面,昨天,还有以前,百里静是怎麽在他身边睡著的?

    百里静缩在沙发上,安静的闭上眼,不再说话。那种静静地病态佳人的感觉又莫名的涌上,让楚若风有些失神。

    “你真要睡沙发?”楚若风回过神,走近沙发,再次问道。

    “恩?!卑倮锞财>氲乃?,“我好累,就这样吧?!?br />
    百里静不想再和楚若风多说话,忽略过楚若风的不悦,打定主意不愿和他同床。明知道楚若风就站在他的身侧,百里静还是闭著眼睛不说话,

    见百里静不听话,又是一脸难受的样子,委屈的窝在沙发上,楚若风立刻不耐烦的吼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睡沙发!你去睡床!这样总行了吧?!”

    恩?百里静动了动耳朵,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还没睁开眼,人就蓦然被腾空抱起。

    “喂!”百里静惊的睁开眼,对上一双带著显而易见的关切之意,却又不知该如何表达的眼睛?!俺舴?,你做什麽?”

    “睡觉!”楚若风将他抱紧卧室,放回床上。

    “你睡沙发?”百里静躺回床上,惊讶的问,有些不敢相信楚若风会屈就睡沙发。

    楚若风冷著脸没回答,听见百里静的问话,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扔下百里静,一语不发的走出卧室。

    楚若风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自己面对百里静越来越失常了,这样的感觉一次比一次强烈,让人无法忽视,楚若风极不愿承认这种感觉,还是那一句话,是他征服了百里静,怎麽可能是百里静征服了他?

    楚若风傲慢的想,继续为自己找理由说,一定是今天打击了洛韶言,心情比较好,所以才对百里静又有了失常的举动。

    心情沈闷的躺早沙发上,纵使这张沙发再高级,楚若风也觉得睡不著浑身不舒服。

    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楚若风有些想念百里静的体温。忽然很想再像昨天那样,紧紧地抱著他,揽著他的腰,将他抱在自己的胸前,吸取著他身上温度,拥他入眠。

    楚若风翻了个身,睡不著,睡沙发一点都不舒服,真不知道百里静怎麽能受得了睡沙发,而且还是以前那张又破又小的硬沙发。掀开被子,楚若风忽然烦躁的座起来,他干嘛要为了百里静委屈自己睡沙发?对百里静好,也不见得就一定要委屈自己。

    百里静应该知道,他送他回家,可不是为了来睡沙发的,从他决定住在百里静家的第一天起,百里静就该做好与他同床的觉悟!

    想到这,楚若风下了沙发,走回卧室,还是决定睡床。

    漆黑的卧室内,百里静也没有睡著,为楚若风的反常,也为自己的反常。明明就是厌恶他的,可是当楚若风带他离开洛氏的那一刻,楼下的那个温柔的吻,那碗温热的汤,那个关切的眼神,那个暖意的腾空抱。都让百里静的心
百灵百人牛牛最新版本下载安装 重庆百变王牌百科 阿飞六合图库大全 江西多乐彩14号走势图 吉林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我注册的彩票网站吗 黑龙江36选7开奖信息 体彩20选5开奖公告 深圳风采中了3个号 18选7中奖结果 竞彩足球欧赔看胜平负 法甲大牌球星 中国福利彩票快3下载 七星彩未出过的号码 3d成人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