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都市言情 > 欲之寡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96

金凤凰娱乐靠谱:正文 分节阅读_96

金凤凰娱乐 www.w389e.com 作品:欲之寡欢 作者:冰雪漪梦 字数:112215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浴室内的灯光和煦,有些糜暗的味道,不是那麽的亮,让百里静想起琳琅内的那种昏昏沈沈的光线,浴室而已,为什麽非要弄成这样灯光?百里静不喜欢。

    偌大的浴室不但有坐浴也有淋浴,还有一面落地的镜子,应该是间给人宽敞且舒适的浴室,却在百里静眼里觉得讨厌,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布局,也不喜欢这样的氛围。

    百里静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这里给他的感觉就是那麽的让人喜欢不起来。

    走出浴室,进了卧室。楚若风已经待在卧室里了。卧室的格局和客厅差不多,依然是冷色系的,黑色的,白色的。

    一进门,百里静就有种无形的压抑感,这种感觉和身在洛韶言的公寓内是不同的。洛韶言的公寓也属於冷色系,但比起这里,显得要有人情味许多。

    楚若风正坐在床上抽烟,以为百里静去浴室会洗澡,没想到他只是逛了一圈就出来了。

    这样的场景,让百里静又是一阵熟悉的模糊感。

    “我是不是经常来你家?”百里静忍不住问出心中困惑。

    楚若风起先微愣,随即皱皱眉,懊恼自己一心只想着怎麽让他搬家,竟然忘了百里静过去的星期三经常来这间公寓,觉得眼熟也是正常的。

    177、被软禁了?

    不过,现在没办法了,楚若风一半坦诚一半谎言,“恩,你以前经常来这间公寓陪我?!?br />
    百里静对这里没好感,按照他的性格,只要他不喜欢,能不来就尽量不会来。

    “静…”楚若风拧灭烟头,朝他伸出手,“过来…让我抱抱你”

    百里静依言向他走近,每向前一步,压抑感就重一分,面对楚若风,第一次有了这样沈重的感觉。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百里静的脸色也不像刚进门时那般轻松。

    拉过百里静,两人双双倒在床上,楚若风顺势将他带到自己身上。

    楚若风怜爱的吻上百里静的额头,笑问,“怎麽了,你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开心?”

    “我没不开心?!彼徊豢?,只是不喜欢这里而已。

    楚若风在他的额前不断落下碎吻,像是怕他下一秒会消失不见般,用力抱紧着。

    百里静快要喘不过气了,同时感受到楚若风的紧张,不知道楚若风忽然怎麽了,“若风…太紧了…”

    楚若风将脸埋在百里静颈侧,透出一丝脆弱,说道,“以後洛韶言再找你,你别见他,可以吗?”

    即使楚若风不说,百里静也这麽打算,夹在两人中间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百里静点头允诺,“我知道?!?br />
    百里静对以前的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并不知楚若风心里真正担心的是什麽,只是猜测楚若风还在担心他欺瞒自己的事。

    “我不会听他乱说的?!卑倮锞蚕虺舴绫V?,喂了他一颗定心丸,希望不要再这件事上纠结太多。

    实则,楚若风担心的不是这个,为了让百里静放心,他安抚性的摸了摸百里静後脑示意没事了。

    真正让楚若风担心的是洛韶言不会这麽轻易放手,更不会放弃纠缠。

    洛韶言最擅长伪善了不是吗?万一百里静被迷惑了,动摇了,再次喜欢上了洛韶言怎麽办?

    两人相拥在床上,百里静在楚若风胸前依偎了好一会,“若风,你带我来这里做什麽呢?”

    享受着爱人间的亲密,楚若风故作轻松说,“从今天起,你搬来这里住吧?”

    不放心再把百里静一个人留在那边,洛韶言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找上门,但这里就不一样了,怎麽说也是他的地盘,洛韶言好歹也会有些顾忌。

    “不要?!卑倮锞采踔亮碛梢裁晃?,就直接回绝。他不喜欢这个地方,也不想住在这里。

    “为什麽?”听百里静的口气,非常不喜欢这里。

    “不喜欢,”百里静坦白回答,这才想起问楚若风为什麽忽然要搬来这边住,“住我那边不行吗?”

    “可是,我比较想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背舴缧ψ潘?,“这里比较宽敞,不是更好吗?”

    “我不喜欢?!卑倮锞灿行┕讨?。

    “先住几天,好不好?”楚若风哄着他,打着商量,“如果你真不喜欢,我去找其他公寓?!?br />
    “为什麽?”百里静问,“你不是在我那边住的好好的吗?”

    “你那边太吵,公寓楼靠着马路,很影响休息?!背舴缂Φ袄锾糇殴峭?。

    百里静已经习惯了那边的闹市区,不在意的说,“我觉得还可以吧?!?br />
    “呵呵,乖。先这里住几天,我会去找其他房子?!毕裨诤逍『⒆右谎?,楚若风亲昵的蹭过百里静的脸颊。

    此时,楚若风的手响了。

    房间内温昵的气氛被电话铃声打断,楚若风从床上坐起,掏出丢在床上西装外套内的手机,口气不太好的接起电话。

    通完电话,楚若风不得不立刻赶回公司,因为秘书说,今天下午洛氏总裁要亲自来楚氏谈之前有关项目合作的事。

    楚若风皱着浓眉,洛韶言每次出现的总有些不是时候。

    看着床上像是要昏昏欲睡的百里静,一副很累的样子。这样也好,先让百里静在这里休息一下,正好他回公司一趟。

    百里静躺在床上,床特有柔软让他舍不得起来,早上与洛韶言欢爱消耗了他不少的力气。

    “若风,你要出去吗?”看见楚若风穿回了外套,他下意识的猜测着。

    “恩,公司有点事?!背舴缑凰迪挛缏迳匮砸垂?。

    “哦?!卑倮锞仓拦竞苊?,所以也不多问?!澳悄懵飞闲⌒??!?br />
    “我会的?!碧说墓匦幕坝?,楚若风透着心满意足,在百里静脸颊上亲了一下,这才出了门。

    百里静在床上躺了很久,直到楚若风关上公寓的门,然後墙上的挂锺走到整点的时候发出一阵‘布谷、布谷’的声音,他才慢吞吞的爬起来。

    刚才躺了良久,身上的力气渐渐恢复,百里静从楚若风的衣橱里拿出几件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拿着染满泡沫的浴球唰走身上所有的气息,彻底的清洗洛韶言留下的味道,担心楚若风会感觉出什麽异样。

    可是无论百里静怎麽清洗,都洗不去脑海中早上的激情片段,洗不去,唰不去,挥之不去。

    洗完澡,百里静在公寓内待着有些无聊,毕竟不是自己家,总觉有那麽一些生疏。百里静拿起电话想打给楚若风跟他说一声自己准备回家了,但一想,楚若风一定不会同意他回家。

    考虑再三,百里静决定还是先斩後奏,这间公寓给他的感觉实在太过压抑,就连空气也显得无比沈闷。

    可是,当百里静一打开门,却蓦然发现门口站着两个男人。百里静起先没怎麽注意,直到他才前脚跨出,立刻被拦住了。

    “有什麽事吗?”百里静对着陌生的男人问。

    男人穿着黑色的制服,有点像这间高级小区内的保安,”百里先生有什麽事吗?”

    百里静摸不着头脑,他在问他们,反而被反问了。

    “我没什麽事?!敝皇窍牖丶叶?。

    “没事的话,那麽就请百里先生待在房间里哪都别去?!彼低?,男人不忘补充说,“这是楚先生的意思?!?br />
    恩?若风的意思吗?百里静没想到楚若风会找人看着他,不顾阻拦说,“我要回家!”

    “对不起?!蹦腥吮傅乃?,“这个恐怕不行?!?br />
    百里静气地颤抖了声音“就算要我住在这里,也要让我回家收回行李吧?”

    保安的下句话让百里静立刻为之气结。

    “这个请百里先生不必担心,等一下就会有人将你的行李送过来,到时候百里先生只需要签收就可以了?!?br />
    照他们的意思,他被软禁了是不是?

    百里静怒火一下猛窜,“那我是不是也不能出门?”

    “不知道?!北0簿菔祷卮?,“这个得等楚先生回来再说?!?br />
    ‘砰’,百里静瞪了两个人一眼,随即用力关上门。

    若风究竟想做什麽?百里静想也不想的立刻拿起电话,拨进楚若风的办公室。

    “若风,你什麽意思?”百里静开口质问,“为什麽找人看着我?”

    听完,楚若风立刻明白百里静定是兴起了想要出门的念头,却被阻拦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待在公寓里?!毙液盟伊巳嗽诿趴诳醋?,不然谁知道百里静又会乱跑去哪,总之他要杜绝百里静见到洛韶言的一切可能。

    “为什麽?”百里静心中越发,“若风,你到底想做什麽?为什麽非要我留在这里?”

    “静,等我回来再说好吗?”面对百里静的怒气,楚若风倒显得心平气和。

    “不!”百里静一半任性一半生气,“我就要你现在给我说清楚?!?br />
    “我现在还有事?!惫换?,洛韶言就要到了,他很忙?!巴砩匣丶以俑憬馐??!?br />
    “不要!”百里静断然拒绝。

    “好了,静,先不说了,我要忙了?!钡认伦急敢ψ庞Ω堵迳匮?,现在实在没空跟百里静解释,说着,楚若风果断的挂了电话,按照百里静的脾气,一定会没玩没了。

    “喂!若风!”听着电话里传出的盲音,百里静不甘心的又叫了几声,这才确定楚若风挂了他的电话。

    百里静气恼不已,看样子只能等楚若风回来再说了。

    郁闷的坐在沙发上,想出门,却哪里都去不了。百里静做梦都没想到竟会被楚若风囚禁起来,现在回想起来,前面楚若风也是故意把他骗来这里的喽?

    抬眼环视着四周,黑白的暗色系,像是一片暗淡的乌云,笼罩到他的上空,使得百里静心里不安。

    头隐隐作痛,百里静下意识的摸索口袋。摸出了那张照片还有手机,什麽都没有,

    奇怪,他到底想摸什麽?抚着额头,百里静头痛的想。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什麽事?”百里静没好气地问。

    “百里先生,你的行李送来了?!?br />
    百里静打开门,门口站着几个男人,手中拿了好几个箱子。见状,百里静忍不住楚眉,他有那麽多行李吗?

    门口的男人将箱子一个个的抗入房间内,宽敞的客厅,一时变得拥挤。

    “怎麽这麽多?”百里静吃惊且不解的问。

    “不知道?!北0裁腔故悄且痪浠?,“这是楚先生吩咐的?!?br />
    搬运完所有的东西,保安们从房间内退出,只剩下百里静对着一大堆箱子发愣。

    疑惑的打开所谓的行李,意外的发现里面除了衣服,还有书籍,还有一些其他的日用品,百里静这才反应过来,楚若风肯定是将他所有的东西都搬过来了。

    楚若风到底想干什麽?

    恼怒归恼怒,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下午不会无聊了,他可以理东西。百里静站在这间陌生又压抑并带着丝丝熟悉之感的客厅内,心里好奇,害怕,郁闷,生气,不解。

    黑白的四壁,这里真像一间高级监狱,百里静这麽想着,随即收拾起箱子里的东西。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四个小时後,百里静手头上的行李,还没有理完。楚若风就处理完公事赶回来了。

    楚若风回来的很急,进门时还微微喘着气,百里静却看都不看他一眼,根本就无视他,不理他,径自整理者东西,又一面想着以後的生活,

    自从前天再次碰上洛韶言,百里静隐隐感觉似乎有什麽东西被洛韶言改变了。

    不止是他的生活,还有他,还有楚若风,还有他与楚若风之间的关系,有着什麽在隐隐流动,想要破壳而出,却又被拼命压制着。

    百里静不知道那东西是什麽,可以肯定的事,那是楚若风不愿触及的东西,或者说是洛韶言拼命想要暴露出来的东西。

    因为,楚若风非常反感他与洛韶言见面,而洛韶言又很反感他与楚若风在一起。

    看似彼此对立的两人,都做着一件想要阻止对方的事。

    究竟是什麽事呢?百里静猜不到,也不想去猜,三人之间的关系越渐复杂,让他无从适应,无从探
中国福彩网开奖公告 爱彩乐app下载 贵州新快3 2元彩票网发彩金 中国福利彩票36选7开奖结果 搜狗双色球综合分布图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推荐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百度 电子游艺场所管理 2019年3d走势图 中国竞彩网七星彩开奖直播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 广西快乐双彩网上购买 西安福利彩票投注站 黑龙江36选7开奖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