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凤凰娱乐 > 都市言情 > 不良?;ù恿迹禾焓褂械慊?/a> > 正文 完结
    龙凤胎——吖吖的,真是融合了父母精华的天之骄子,可爱得让人想偷走。

    这两孩子居然也不怕生,看到人就一个劲儿地笑,引得来客们尖叫连连,舍不得走开。

    因为来客太多,邀请的老师和没有邀请到的学生,都来了,房子里很热闹?;ɑ鸲汉⒆油媪艘换岫?,干脆来到小客厅看电视。

    小客厅人不多,一部分人去逗孩子,一部分人去帮白悠辰炒菜,一部分人在玩牌或打麻将,没人在看电视?;ɑ鹱谏撤⑸?,随手拿起一本杂志就看。

    这是一本男性时尚杂志,刊有很多精彩的图片,花火只看图,不看文字。

    忽然,一幅整版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男子的上半身特写,从侧面拍摄,一半阴影一半光明,看不清全部脸庞。但显露在光线里的小半张脸上,能清晰地看到这个男子有精致漂亮的五官,皮肤白净细致,特别是脸颊上颧骨的地方,纹着一朵小小的花焰,在刘海半覆之下,闪着漂亮的光泽……

    她怔怔地看着那朵火焰,眼睛慢慢红了。

    那是你留给我的烙印,每次看到它,我就会想到你,想到我曾经爱过那么特别的一个女孩——他的话,犹在耳边……

    是他吗?一定是的。

    这世上,没有第二个如此精致漂亮、风流倜傥、把火焰留在脸上的他。

    她细细地读着关于他的每一个字。那是一组关于年轻海归创业成才的报道。韩优男已经从韩国回来了,开了好多家女仆咖啡店,大获成功。文中提到他曾经因为车祸而导致毁容和腿残,但他最后站了起来,恢复了健康。

    广告时间:

    非优首部穿越文《皇子,牛郎不好当》

    简介:金大老板,你就让我去你的店里当牛郎嘛,大不了我让你潜!你知道的嘛,月郎国是大陆第一穷国,人均年收入只有0.9两银子,皇子的工资还不如牛郎高,我当这个皇子有啥意思?我不仅是皇n代,还有才有貌,又是标准正太,咱们合作一定能发家致富开枝散叶……咦,金大老板你很古怪耶!

    岁月不老

    他说他的人生信条就是享受生活,无论是站着的还是躺着的,无论是得到还是失去。

    她的眼泪掉了下来,他做到了,他和她,都实践了他们的约定。

    她把手放在胸品上,那里,挂着一只香水小挂瓶,那是他送她的礼物,她视若珍宝,一直戴在身上。每每看到它,她就会想起他,想起曾经有一个人如何地爱过她。

    半天后,她止住眼泪,把杂志合起来,悄悄放进包包里。

    这本杂志,她会一直珍藏着,就像他留给她的那些书一样,一直整齐地摆在她的书架上。

    然后,她露出微笑,拿起电视??仄?,不停地换频道。

    她的心像阳光一样灿烂,却无法平静,就像这不停变幻画面的电视屏幕。

    在一个频道,她停了下来——正在播放的是自由博击比赛,她喜欢看这个。

    擂台上,两名男子光着膀子在赤拳搏杀。一方是欧美白人男子,一方是东方男子,东方男子的身材明显不如白人男子高大,但动作灵敏反应迅速,不仅连连闪过对方的攻击,还巧妙地抓到对方的空隙予以回击。

    当东方男子以一记高超的旋风腿击中对方头部时,镜头放大对准了他的脸庞。

    花火手中的??仄髀湓诘厣?。

    眼泪慢慢流出来——那张脸,她永远不会忘记。

    如风一样的男子,如钢铁一样的男人,牢牢地刻在她的记忆中。多少次,她总在想,风吹到哪里去了呢,他还好吗,他已经成为了多么优秀出色的好男人——

    现在,她看到了,就像他所说的一样——他成了一个真正的好男人。

    解说员介绍说,这是一次国际军人格斗比赛,中方在这个级别里派出的是某特种部队的精锐代表,他的外号叫“风火”——花火掩住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可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从指缝里流下。

    泪眼中,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刚毅,表情是那么的坚定,就像经过千锤百炼的刚铁。她知道,他拥有钢铁般的意志,拥有风一样的梦想,拥有火一样的生命。他出现在这里,实现了他身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的誓言。

    比赛结束,他面对胜利仍然是那么冷静,那是她记忆中最清晰的镜头。

    她捂着嘴跑到阳台上,生怕自己会放声大哭。

    没有遗憾了,过去的各种残缺,得到了填补。没有枷锁了,曾经伤痕累累的心灵,得到了救赎,她真的可以,可以放下过去的一切了……

    “花火,原来你在这里,开饭了……”乔苏跑过来,叫她。

    她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岁月不老

    乔苏拍拍她的肩膀:“花火,你怎么了?看风景看得入迷了?”

    花火猛然转过身来,脸上的泪痕让乔苏吓了一跳,乔苏小心翼翼地伸手去碰她脸上的泪水:“花火,你……哭了?怎么了?”

    花火看着他一会,忽然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

    乔苏愣了一下,随即轻轻拥住她,拍拍她的背:“虽然不知你怎么了,但是,我这里永远是对你开放的哦,不管你哭多久,我都会陪你的?!?br />
    花火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流泪,静静地感受这温暖的体温。

    良久,她才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脸上一片温柔:“乔乔,谢谢你,谢谢你这么久,一直陪在我身边?!?br />
    乔苏脸有点点红了,期期艾艾:“干嘛忽然……忽然这么说?”

    花火低头,轻笑:“我在想,如果没有你,我一定会很不习惯的……”

    乔苏忽然笑起来,抵着她的额头道:“很巧,我也一样,没有你我会很习惯的?!?br />
    他们刚想说什么,花火手机响了,花火放开他,拿起手机:“嗯,爸爸……我已经到学校了,一切都好……您好好照顾自己,别太累了……嗯,我知道了,爸爸,我会的?!?br />
    一会儿后,她挂断电话,望向乔苏:“我爸爸问我什么时候带男孩子给他看看,下一次……你要不要跟我回去?我爸爸一定会喜欢你的,就像我……一样……”

    她的脸红了。

    乔苏的脸也红了,但他还是勇敢地抱住花火,吻她的脸:“我早就想去了,下次,一定要记得把我带回家?!?br />
    花火回吻他:“嗯,一定,行李太多,没有人提不行……”

    这时,客厅里涌出一帮人,围着他们大叫:“就缺你们两个了,我们还奇怪你们跑哪里去了呢,原来躲到这里谈情说爱。你们都谈了这么久了,还抢这几分钟,去吃饭去吃饭……”

    众人推着他们往餐厅赶,两人不好意思地笑笑,紧握的手却没有放开。(完)